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褲 裡 絲,新手必看

  先从我的第一段婚姻说起吧。

  像天下所有有情人一样,我和第一任妻子艾雯也是一步步从恋爱走到结婚的,也有过许多美好、难忘的时光。

  我跟艾雯相识在1996年冬天,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上。

  艾雯是个恬静的女孩,话不多,那天,无论别人说什么,她都只是礼貌地笑笑,偶尔回应一两句。

  整个聚会中,我(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)和她几乎没说上几句话,可我的心却跳出了与往常不一样的节奏。

  回家后,我的脑海中常常浮现出她的样子,甚至连工作都时常心不在焉。

  我向朋友打听她的联系方式、个人情况,让我兴奋的是她还没有男朋友。

    之后,我开始追求艾雯,但并不容易。

  那时我对她一见钟情,但她对我的感觉却很一般,记得我第一次给她打电话时,她完全想不起我这个人来。

  这让我有种挫败感。

  不过我并没有就此放弃,反而越挫越勇,想了很多办法去打动她,最终我用我的执着敲开了她的心扉。

    我们恋爱了,可之后的路依旧不平坦。

  我们的感情遭到了艾雯家人的反对,他们嫌我家条件不好。

  而艾雯是那种不爱则已,一旦爱了就义无反顾的女孩。

  为了能和我在一起,她和父母据理力争,说尽我的好话,甚至不惜用冷战、离家等各种方式表示反抗。

  终于,在她的坚持下,她的父母妥协了,近乎无奈地接受了我。

    和艾雯结婚之初,我们的工资都不高,生活有时会显得拮据,但艾雯从未抱怨过,她有颗知足常乐的心。

  不过,我却时常觉得委屈了她,觉得自己有责任让她过上更好的生活。

  于是,2002年,我辞职了,开始做生意,想要赚更多的钱,实现结婚时对艾雯及她家人的承诺,让艾雯过上衣食无忧、富足的生活。

    应该说,那时我的运气还算不错,生意做得很顺,经过几年打拼,手里逐渐有钱了,我买了大房子,还买了车,在艾雯和孩子身上花钱,我更是毫不吝啬。

  我想,在2009年以前,我应该还算是个好丈夫,好爸爸。

  不管多么忙,我总会挤出时间陪他们,每次出差,都会记得给他们买礼物。

  而艾雯也是当之无愧的贤妻良母,她几乎包揽了所有的家务,把家打理得井井有条,让我毫无后顾之忧地去打拼自己的事业。

  她有一手好厨艺,可还经常翻着菜谱,或者自己想法倒腾出一些新菜式,她时常笑着把一句话挂在嘴边:“做好妻子的第一步就是抓住丈夫的胃。

  ”   身心皆出轨  这种甜蜜的日子整整过了10年。

  然而,当生活逐渐安定、富足之后,幸福的感觉也慢慢地消弭于平淡的日子中。

  都说七年为婚姻之痒,结果我们的婚姻平安地度过了第七年,却还是在第十年的时候触礁了。

    2009年,一次生意合作中,我和微微相识。

  微微是我的一个客户,虽然年龄比我小了六七岁,但是谈及生意的时候却有着异常的精明与果断。

  和她接触越多,我对她越着迷。

  微微跟艾雯是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女人,艾雯喜欢事事听我做主,而微微却时常能给我提出不错的建议;艾雯把一颗心都扑在了家里,生活单调贫乏,而微微则爱好广泛,生活丰富多彩;艾雯温柔如水,而微微热情似火……总之,那时,微微身上的魅力就像一个强大的磁场,让我身不由己地想要去靠近、去解读。

    我知道自己早已不是懵懂少年,而是个有妇之夫,可理智的缰绳最终还是没能束缚住感情这匹烈马。

  我出轨了,爱上了微微,她也没有拒绝我。

  我们牵手了,亲吻了,在一起了。

  才认识不过两个月,我们就到了难舍难分的地步。

     为了和微微在一起,那段时间,我常常对艾雯撒谎,而借口总是我太忙了。

  起初,在面对艾雯时,我还心有内疚,时间久了,这种内疚感被跟微微在一起的快乐冲得无影无踪,谎话经常张口就来。

  艾雯自始至终都是那么信任我,可是我却辜负了她对我的信任。

  2010年春天,艾雯原本想让我带着她和孩子一起出去旅游,可我却借口生意太忙,脱不开身,让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出去了,而在她外出旅游的半个月里,我跟微微如胶似漆地黏在了一起。

    只是,沉浸在激情迷梦里的我们都忘了一句话,“纸终究包不住火”。

  微微那边先事发了,她跟我的事被她丈夫发现了。

  被戴上了绿帽,男人一般都是无法忍受的。

  微微的婚姻随之结束。

  微微离婚后,我的心情十分复杂。

  她要求我也离婚,然后我们永远地在一起。

  那时候,我对艾雯依旧是有感情的,她陪我度过了最艰苦的岁月,我不忍心抛弃她;而微微为我失去了家庭,我也不能视而不见,对她弃之不顾。

  我的心里矛盾极了。

    经过一番痛苦的挣扎,最终我还是选择了跟艾雯离婚,一方面是微微逼得太紧,另一方面是被微微口中所谓的真爱迷了双眼。

  她说我和她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我们在一起才是真正的爱情。

     向艾雯提离婚的时候,她哭着问我为什么?我没有勇气告知她真相,只说这段婚姻让我感觉太累了,压力太大了,甚至还说到了当初她父母对我们的反对。

  艾雯不同意,极力地挽回。

  那段时间,我的心又陷入了矛盾中。

  我不知道是微微故意的,还是真的只是一个意外,后来微微发来的一条极度暧昧的短信被艾雯发现了。

  眼里揉不进沙子的艾雯至此对这段婚姻再无一丝留恋,很干脆地同意了离婚。

    报应终降临  离婚后最初的一段日子,我有过伤心,也有过悔恨,可事已至此,也只能继续走下去了。

  和艾雯离婚3个月后,我和微微结婚了,名正言顺地住在了一起。

    婚后最初,我们也着实过了一段甜蜜恩爱的日子。

  可是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,朝朝暮暮中便有了大大小小的矛盾。

  微微很强势,小到家里家具位置的摆放,甚至牙刷牙膏放到什么地方,大到我生意上的事她都要插一手,管一管。

  之前我喜欢听她的建议,可是真到了处处被管制的地步,我开始不胜其烦。

  而且微微是个事业型的女性,家务活几乎不做,甚至可以说不会做,家里经常是乱七八糟的,无人收拾,偶尔她心血来潮,亲自下厨给我做饭,可那饭菜的口味实在不敢恭维。

    我开始怀念艾雯的好,她从来不要求我命令我做任何事情,她总是那么温顺善良,想想以前和艾雯在一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,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……  我这才明白,婚姻中的两个人光有爱情是不够的,还要会经营,要有耐心,需相互包容,而我跟微微都没有这些,我们的性格过于接近,都太过强势。

  终于,再婚不过一年,平淡琐碎的日子便让我们的感情出现了裂痕。

  我跟微微之间慢慢地有了争吵,有了冷战。

  我后悔了,想必微微也是一样的吧。

  只是我没想到,她会这么快又红杏出墙,而这一次我是那个被戴绿帽的男人。

     今年6月,一个好朋友提醒我要把微微看好了。

  当时朋友话说得很含蓄,但我还是听出了其中的意味,我的心里隐隐不安,开始注意微微的一言一行。

    那段时间,微微的母亲身体不好,微微借故要去陪伴母亲,经常彻夜不归。

  照顾母亲天经地义,我无话可说。

  可是后来一天夜里,她母亲突然打我的电话找微微,询问她的一瓶药放哪儿了,因为微微的手机一直打不通。

  而在此之前,微微跟我说,她在母亲家留宿,晚上不回来了。

  这样的谎言意味着什么,我很明白。

    第二天,微微回来后,我就此事质问她,也许是对我们这段婚姻也早已心生厌倦,狡辩两句被我拆穿后,她便不再隐瞒,坦承自己已经爱上了别的男人。

  那一刻,我怒发冲冠,一把揪住她,狠狠地扇了她一耳光。

  我要求离婚,微微倒也干脆,说离就离。

  然后掂包离开了家,当晚,她没有回来,几天后,终于回来了,一纸离婚协议书递到了我面前。

    这段日子,我经常拉着一个铁哥们儿去借酒浇愁。

  朋友毫不留情地指责我,说我今天的苦痛是昨天的报应,是罪有应得。

  是啊,当初我背叛艾雯,狠狠地伤了她的心,如今我也尝到了这样的苦这样的痛。

  我知道,一切都是咎由自取,我真的后悔了,无数次酒醉醒来后脑海中蹦出的人影都是艾雯。

  我想去找她,想恳求她原谅我,可是每次去她那儿看孩子,她冷冷的表情都让我没有勇气把这样的话说出口。

  

说到这,李桂芝似有意似无意的瞄了眼被陈二宝撑起来的被子,接着道:“其实,其实妈早已经想好了,大宝不行,就让二宝顶上,大宝是我领养的,所以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……”二……二宝?这话一出,林岚再次吓到了,几乎是下意识的,她的身体猛地一颤,夹紧了双腿(姐弟乱性)。

  “呃!”陈二宝在被窝里躲了半天,本来就憋得够呛,林岚这一夹不要紧,他猝不及防,感到脖子一阵生疼,连呼吸都有些困难,忍不住闷哼了一声。

  虽然不大,却清晰可闻。

  “小岚,你这是?”李桂芝自然也听到了陈二宝的哼声,再次疑惑的看向林岚拱起的被子。

  “啊,没……没什么。

  ”林岚冷汗都冒出来了,咳嗽了一声,连忙搪塞的道:“我今天肚子难受,刚才就跑了好几趟厕所,估计跑的次数太多,肚子有些空,所以……”“哦,原来这样。

  ”李桂芝恍然的点点头,脸上却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,一脸关切的道:“既然这样,那妈给你揉揉?”“不……不用。

  ”林岚连忙摇头,“我现在好多了,晚上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,妈,你不用担心。

  ”“那好吧。

  ”李桂芝点头,可脸上玩味的笑意却更浓了,不过她却没继续说啥,而是问道:“小岚,那妈刚才给你说的事?”“妈,这真的不行。

  ”林岚脸红耳赤的拒绝。

  “小岚,妈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,你也不用现在就回答妈。

  ”李桂芝察言观色,想了想说,“妈也不瞒你,其实……这主意是大宝提的。

  ”“什么?”林岚一震,满脸的不可置信,“这……不可能,大宝他怎么会……”“这种事,妈还能骗你吗?”李桂芝苦笑一声,无奈得道:“为了老陈家,也为了堵住村里的闲言碎语,大宝愿意牺牲,妈也只能同意。

  ”“可是……”“妈知道你心里有疑虑,要不,你给大宝打个电话问问?”说着,也不等林岚答应,李桂芝随手拿起林岚放在床头的手机,点开屏幕,翻出陈大宝的号码拨打过去。

  “妈,你……”林岚想拦,却晚了一步,眼瞅着电话就要打通,不知为何,她突然莫名紧张起来。

  其实,林岚心里是想给陈大宝打电话问问的,借种这事直接关系到她的清白,然而,对于电话打通后,该怎么询问,她却没有想清楚。

  更重要的是,看刚才李桂芝言之凿凿的样子,借种的主意应该真是老公出的,如果他再追问,自己是该同意,还是拒绝呢?就在林岚纠结的时候,电话通了,李桂芝打了个招呼,就将手机递给林岚,示意道:“小岚,大宝想跟你说话。

  ”犹豫了一下,林岚才接过电话。

  “大宝,我有个事想问你……”“……”几分钟之后,林岚挂断电话,满脸羞红低下头。

  “小岚,大宝怎么说?”李桂芝明知故问。

  “大宝他……”林岚脑袋垂的更低了。

  “小岚,其实这么做,也没什么不好的。

  ”见林岚的态度不再坚决,李桂芝趁机道:“俗话说的好,肥水不落外人田,平时你和二宝也不生分,你俩来总比便宜外人要好……”外人?听李桂芝话里的意思,似乎如果林岚不答应和陈二宝生娃,她还要找别的男人过来。

  真的那样,林岚当然选择陈二宝!对于李桂芝抱孙子的想法,林岚一清二楚,知道一时半会说服不了李桂芝,而且陈二宝藏在被窝里头时间也不短了,李桂芝再不出去,万一发现什么猫腻,那可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。

  于是,林岚思前想后,当务之急,还是得先安抚李桂芝,把她哄走,然后再想别的办法。

  “这要是传出去,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呀?”林岚故意放软态度。

  “小岚,你放心,传不出去的。

  ”一看林岚好像答应了,李桂芝立刻喜上眉梢,拍着巴掌保证的道:“这事儿你不说,我不说,大宝不说,还有哪个会知道?”“可二宝他……”“二宝更不用担心,我一定会嘱咐他的。

  ”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

  ”林岚摇着头道:“我是说,就算我同意,二宝他能答应吗?”“他敢不同意!”李桂芝瞅了下床上那拱起的被子,笑了笑道:“我明天就跟二宝说,只要你同意,他绝对不敢说半个不字。

  ”被窝里头,陈二宝将李桂芝的话听的一清二楚,震惊之余,就是巨大的疑惑,他怎么也想不通,大哥作为一个男人,即使自己不能生,又怎么会主动提出让别的男人来染指嫂子呢?难道仅仅就是给老陈家延续香火?陈二宝现在都十八了,农村结婚早,娶媳妇也就这一两年的事,他自然能生,老陈家的香火绝对不会断,为何要多此一举?所以,在陈二宝看来,他哥的脑袋要不被驴踢了,要不就是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隐情。

  “妈,你还有别的事吗?”林岚打了一个哈欠道:“我真困了,咱明天再说好吗?”“好。

  ”李桂芝目的达到,一口答应,说着起身向门口走去。

  呼!林岚和陈二宝都忍不住长舒一口气。

  林岚还好些,腿架在陈二宝的肩膀上,不是很吃力,可陈二宝就不一样了,跪在林岚的两腿之间,再被林岚的腿这么一夹一压,刚开始还挺享受,但时间一长就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李桂芝前脚刚走,陈二宝就迫不及待的想从被窝里头钻出来。

  可无语的是,陈二宝刚要动,走到门口的李桂芝像是想起什么,突然停下脚,冷不丁的回过头……“妈,你……”陈二宝看不见,可林岚看的一清二楚,李桂芝突然的举动差点把林岚给吓傻了,倒吸一口凉气,心脏提到了嗓子眼,慌乱之余,她身体前倾,伸出手一把摁住还在动的陈二宝,尴尬的道:“这腿抬了太久,有点儿麻。

  ”“麻了吧?”李桂芝笑了笑,盯着被子,似乎话里有话,“妈就是想提醒你,你腿抬了那么久,我看着都累,赶紧放下来活动活动。

  ”“知道了。

  ”林岚连连点头。

  “那妈回屋了,你也早点休息,养好身体,妈还等着抱孙子呢。

  ”说着,李桂芝冲林岚笑了笑,终于出去了。

  不会被发现了吧?不知为何,看到李桂芝脸上意味深长的微笑,林岚心里咯噔一声,突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。

  “嫂子,妈走了没?”就在林岚愣神的时候,陈二宝问道。

  “哦,走……走了。

  ”回过神,林岚连忙松开手,心里头又是羞涩。

  刚才陈二宝就藏在被窝里,显然,李桂芝说的借种生子的事肯定被他听的一清二楚,现在李桂芝一走,房里头只剩下林岚和陈二宝两个,而且两人的姿势还这么暖昧,不尴尬才怪。

  更重要的是,两人做那种事已经得到李桂芝和陈大宝的首肯,只要两人愿意,完全可以趁热打铁,今天晚上就一起睡,把生娃的事儿给办了。

  “嫂子,现在怎么办?”那半根黄瓜还在林岚的体内,经李桂芝刚才那么一闹,现在陈二宝拔也不是,不拔也不是,只能问林岚。

  “你说怎么办?当然是继续了。

  ”不该看的不该摸的,全都被陈二宝看了摸了,事到如今,林岚可不想半途而废,说完,她一脸羞涩的低下头。

  看着林岚羞涩的样子,陈二宝心里头的火苗蹭蹭蹭的往上窜,这不是成心勾人犯罪吗?他使劲的咽了咽口水,说道:“那嫂子你把腿分开点……”林岚轻轻的打开了腿,那地方再一次暴露在陈二宝面前,陈二宝呼吸急促的将手伸了过去。

  随着陈二宝的动作,林岚呼吸急促,浑身轻颤,口中忍不住轻吟了一声:“啊!”听到这勾人的声音,陈二宝浑身像打了鸡血一样,手指不自觉的一用力。

  “啊!”林岚怪叫一声,瘫软的倒在了床上。

  黄瓜,终于拔了出来!可林岚非但没有感觉到舒服,反而愈发的难受起来,双腿不自觉的扭了一下。

  陈二宝也是浑身燥热,反正刚才母亲已经说了要借自己的种,为啥不现在就把事情给办了?“嫂子,要不我们继续?”陈二宝目光炙热的盯着林岚。

  林岚正浑身难受,听到这话,不自觉的抬头,一眼就看到陈二宝裤裆里鼓鼓的,想到厕所里头的那一幕,要是把那里放进来……沉默就是默许,陈二宝看林岚没吱声,心中大喜,迫不及待地扑向秀色可餐的嫂子……“不行!”眼看着陈二宝就要摸上林岚的胸前,林岚忽然一巴掌拍掉他的手,“二宝,我……我不能对不起你哥。

  ”说着,她双腿一蹬,语气强硬的道:“好了,你快点出去!”“哎哟,嫂子,你这是过河拆桥呀。

  ”幸好陈二宝还没有色心上头,还没等林岚蹬到,他就赶紧一倒,掀开被子的一角,钻出了被窝。

  林岚一把被子盖好,瞪了下陈二宝,伸手一指门口,蛮横的道:“我就过河拆桥了,你现在马上给我出去。

  ”陈二宝本来想走的,可一看林岚羞涩的脸色,他突然有些舍不得出去了,一扭屁股坐在床沿,坏笑的道:“我还就不走了,反正咱妈和大哥也想让我跟嫂子一起睡。

  ”“你!”“嫂子,你要是不好意思,可以像刚才一样,咱把灯关掉。

  ”“我……”林岚脸色通红,快哭了。

  我去,玩笑似乎开的有点儿大了。

  陈二宝见势不妙,哪敢再得寸进尺,连忙解释道:“嫂子,你不要生气,我和你开玩笑呢。

  ”说着,陈二宝很识趣的从床沿站起,尴尬的道:“那个,嫂子你休息,我出去了。

  ”林岚没吭声。

  不过陈二宝走到门口,却突然回头,举起手里那半根湿淋淋的黄瓜,问道:“嫂子,这半根黄瓜你还要不?”他也不等林岚回答,就咬了口黄瓜,咯嘣脆。

  “你给我滚!”看到这一幕,林岚又羞又怒。

  一夜无眠。

  林岚,陈二宝,包括李桂芝在内,都没有睡安稳。

  第二天一大早,林岚草草的吃了点东西,就上班去了,而陈二宝吃完饭,正要去诊所,却被李桂芝给叫住了。

  “二宝,你等一下,妈有话对你说。

  ”李桂芝生怕陈二宝跑了似的,上前俩步拦住陈二宝的去路,伸手一指餐桌前的凳子,示意道:“你坐好。

  ”陈二宝自然知道李桂芝要说啥,装模作样的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,然后一拍额头,撒谎道:“妈,我还约了个病人,时间就要来不及了,我得赶紧过去,有什么事,等我回来再说。

  ”话落,不等李桂芝同意,陈二宝绕过她就走。

  “站住!”苗翠花一声大喝。

  “妈,我真的约了病人,赶时间……”“编,你接着编。

  ”李桂芝仿佛早就看穿了陈二宝的心思,哼道:“我告诉你,今天没有我的同意,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,以后就不要叫我这个妈!”李桂芝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陈二宝哪里还敢执意走,只好乖乖的坐回凳子上,明知故问的道:“妈,你究竟有什么要紧事,非得现在说?”“当然是大事了。

  ”李桂芝也拉过一张凳子坐在陈二宝的对面,似笑非笑的问:“二宝,你觉得,你嫂子咋样?”“好啊。

  ”这话,陈二宝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林岚不仅长得漂亮,平时更是孝顺,自打嫁进他家,从没和李桂芝红过脸,更别说吵架了,平时有什么好吃好喝的,都是先紧着李桂芝,对陈二宝也是关爱有加,这样的儿媳妇上哪去找?“那你嫂子如果有难处,你帮不帮?”李桂芝又追问。

  “帮,肯定帮!”“真是妈的好儿子。

  ”一听这话,李桂芝顿时脸上一喜。

  陈二宝翻了翻白眼,试探性的问:“嫂子不是好好的吗?能有什么难处让我帮的?”

自从郑秀秀成年后,出落地越发水灵动人,刘志刚早就对她垂涎欲滴。

  “没事儿,就是桌子倒了。

  ”刘志刚故意大声道,他知道郑秀秀现在肯定躲在自己的房间里,于是选择不去戳破这份尴尬。

  他回到卧室继续和张春华翻云覆雨,脑子里想着青春貌美的郑秀秀,更加神勇无敌。

  郑秀秀看到他和她妈妈在一起了?她看到他的身体了?刘志刚对自己的资本很有自信,加上郑秀秀又是个未经人事儿的姑娘,他甚至能想到郑秀秀小脸羞红偷看的模样,不禁心头痒痒起来。

  张春华惊讶道:“哎呦,怎、怎么又来,啊……”这一晚,张春华嗓子都叫哑了。

  郑秀秀耳边萦绕着母亲的声音,脑中闪过一幅又一幅生动的画面,又羞又忍不住浮想联翩。

  翌日,张春华红光满面地起来做早餐,顺便叫郑秀秀起床。

  “秀秀,饭我做好了,妈妈去上班了。

  ”她又变回了温柔贤良的母亲,一点都看不出昨夜里与人偷情的影子。

  郑秀秀脸色微红地点点头,面对母亲时心情很微妙。

  一整个上午,郑秀秀总是想起昨晚的事情,心烦意乱。

  更奇怪的是,每次想到那场景,她的身体就热热的。

  这种感觉很陌生,很新奇,无疑为她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。

  她想到同学们曾经的蛊惑,胆子变得大了起来,打开手机点开了一部小电影,躲在房间里偷偷看着。

  刚开始她有些害羞,甚至不敢直视那白花花一片的屏幕,到最后却小脸通红,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。

  不知不觉,身上的衣衫已经褪至一半,弹软的饱满暴露在空气中。

  她小神闷哼着,回想着刘志刚那伟岸强健的身躯,感觉越发火热。

  刘志刚受张春华嘱托帮忙修水管,他刚打开门便敏锐地听到郑秀秀的卧室里传来一阵压抑的低吟。

  他立刻警惕起来,这声音是郑秀秀的不会错,顿时大吃一惊,难道郑秀秀带男朋友回家厮混了?他又是气,又是嫉妒,脑海里闪过白皙青涩的娇躯任人采劼的模样,下意识地喉头一紧。

  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大,刘志刚终于忍不住,一脚踹开了房门。

  里面的场景,却让他彻底愣住了。

  郑秀秀趴在床上,手中拿着一部手机,屏幕上播放着火辣刺激的画面。

  她的小脸红的如同一颗水蜜桃,衣衫尽褪,诱人的风景被刘志刚一览无余。

  刘志刚几乎是一瞬间便有了反应。

  他暗骂自己畜生,这可是春华的女儿,今年刚满十八啊!郑秀秀反应过来,小脸红地要滴血,连忙将自己裹进了被子里。

  她羞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,而此时手机视频还在播放着。

  “啊,好舒服,美死我了啊!”郑秀秀赶紧将视频关掉,两人面面相觑,气氛有一丝尴尬。

  刘志刚连忙解释:“秀秀,你听刘叔解释,我以为你被……”后半段话没有说出口,因为郑秀秀害羞地将自己全都裹进了被子。

  “刘叔,你快出去,我要换衣服。

  ”刘志刚赶紧出去关上门,脑袋里却还满是郑秀秀那诱人的……过了一会儿,郑秀秀从房间里出来,脸蛋儿还红红的,看起来煞是动人。

  刘志刚已经平复了身体的躁动,但眼神却忍不住流连在她白皙的大腿上。

  郑秀秀略带羞涩地问:“刘叔,刚才的事情,你可以不要告诉我妈妈吗?”刘志刚沉默了一会儿,良久才声音沙哑地问。

  “秀秀,你刚才在房间里做……那种事情吗?”郑秀秀一想到自己被刘志刚看到那么羞羞的事情,她便无地自容,眼睛也不敢直视刘志刚。

  “啊,你长大了,肯定会有那方面的需求,刘叔明白的。

  ”刘志刚上下打量着她,从粉嫩的脸颊,到白皙修长的脖颈,以及那发育良好的上围,饱满挺立,两条美腿白嫩修长,肌肤泛着诱人的光泽。

  她正值青春年华,嫩的仿佛能掐出水来,对刘志刚的吸引力可想而知。

  刘志刚喝了口茶,掩饰自己心头的火热。

  “平时经常这样吗?”郑秀秀双手绞着衣角,小声地说:“我是第一次。

  ”“这种事情不能多做,伤身体的,刘叔也是为你好。

  (豁达大度)”刘志刚像是个慈祥的长辈一样教育着郑秀秀,心里却将她曼妙的身材勾勒个遍。

  “我知道了,刘叔,拜托你不要告诉妈妈……她知道了会骂我的。

  ”“放心吧,我不会说的。

  ”郑秀秀这才放下心来,心里充满了感激。

  刘志刚起身修理水管,顺手脱下了自己的外套。

  充满阳刚气息的身体暴露在郑秀秀的眼下,刘志刚木匠出身,虽然年近五十依然健硕,背影十分宽厚。

  汗水顺着他小麦色的肌肤流下,郑秀秀想到了昨天刘志刚和母亲在床上的画面,有些口干舌燥。

  刚刚获得抚慰的身体,仿佛又重新热了起来。

  房间里似乎越来越热,郑秀秀的脸颊冒出了薄汗。

  刘叔的身材可真好,比她学校里的那些白斩鸡男生强多了……或许是生命中缺少父亲的角色,郑秀秀对这种充满成熟魅力的男人充满了憧憬,比如眼前的刘志刚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b.aspx?418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b.aspx?5937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b.aspx?7657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b.aspx?4856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b.aspx?2977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b.aspx?53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b.aspx?7215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b.aspx?69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