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https www xvideos com,新手必看

“恩,这才是我的好哥们,等有空了我陪你去河里逮虾子去,我先走了。

  ”把二彪子忽悠住了,刘宝便笑呵呵的往家里走。

  一想到二赖子的脑袋上顶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,刘宝心里就畅快的不行,心里的郁闷也是一扫而空。

  走到家门口刘宝看到不少人围在那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。

  分开人群挤进去,刘宝就看到李春杏掐着腰,指着他父亲的鼻子正数落呢。

  “我说刘大全,你要脸不要,今天你就得赔我两千块钱,少一个字儿都不成,要不咱们就去村长那说理去。

  ”刘宝的父母在村里都是出了名的老实人,从来不和别人吵架。

  见父亲爱欺负刘宝的火“腾”的一下就窜了出来,几步走到李山杏面前,说道:“李春杏,你这是要干啥?我父亲把你咋的了你就要赔钱,有事儿冲我说。

  ”刘大全两口子见儿子回来了,脸上现出了一丝轻松。

  而李春杏看到刘宝顿时就嘿嘿一笑,说道:“怎么了?你问你爹,无缘无故为啥打我家的母猪?”“打你家母猪?这怎么可能?”狐疑的把目光看向父亲,刘大全也把事情的经过给讲了出来。

  原来李春杏家的母猪跑到了他家菜园子里,拱了不少的菜,刘大全一见就用树枝抽了那母猪几下,把它给赶出来了菜园子。

  没想到这事儿让李春杏给看到了,非说刘大全虐待她家母猪,非要让刘大全赔两千块钱不成。

  这个李春杏一直就是个不讲理的主儿,不过这次她实在是太过分了,她家的猪拱了别人家的菜,她居然还问这边要钱,真是没天理了。

  “李春杏,你能不能不放屁,你家的猪拱了我家的菜,我没问你要钱,你倒管我们要钱,你要不要脸。

  ”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,这李春杏就在耍赖呢。

  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,刘宝早就揍的她满地找牙了,还能容她在这大呼小叫的。

  “嘿呦,刘宝,你爹打了我家的猪你们还有理是了不?你知道不知道我这猪是下崽子的猪,被你爹这一打心情就不好了,产不多猪羔子我得损失多少钱?那些猪羔子长大了还能下崽卖钱,也就是看着都是乡里乡亲的,我才要两千块钱,要是换成别人,没有五千我都不干。

  ”这是一个典型的蛋生鸡鸡又生蛋的问题,李春杏蛮不讲理刘宝早就知道,但没想到现在却这么不讲理,这也是跟她哥当了队长有关系,要不然她也不敢这么猖狂。

  “怎么回事呀?吵什么呢?”就在刘宝还想说话的时候从人群外面挤进来一个人,刘宝一看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竞争对手二赖子。

  二赖子本名李金贵,跟李春杏是亲兄妹。

  而李春杏一看到她哥来了,底气就更足了,掐着腰就好像她是武则天似的,谁都不放在眼里。

  “二赖子,你来的正好,管管你这刁妹妹,再不管她就反了天了。

  ”一看到二赖子来了,刘宝对他说道。

  而二赖子一听到刘宝的话,顿时就翻了翻白眼,说道:“二赖子也是你叫的,说说怎么回事吧。

  ”“嘿,当了个小队长尾巴就翘上天去了,这要是让你当了村长还得了,那不得把全村的人都给霍霍死呀。

  ”在心里骂了一句,刘宝忽然想起他老婆已经被村长给骑了,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。

  而二赖子一听完事情的经过就知道是他妹妹不对,他倒是想袒护他妹妹,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,他又刚当上四队的队长,明目张胆的袒护他妹妹影响不好。

  “我看这事儿就这么算了,你的猪拱了人家的菜,人家打它两下也算是扯平了,这根本就不算啥事儿。

  ”还不等二赖子说话,人群里就有人开了口。

  而李春杏一听到有人袒护刘宝家,顿时把眼睛一瞪。

  “你说的算呐,你以为你是村长呀?我跟你说刘大全,今天你要是不赔我钱咱们的事儿就没完。

  ”这娘们一发起飙来还是挺吓人的,刚才说话那人被李春杏这么一瞪,顿时就没了声音。

  “真特么的能耍无赖。

  ”眼睛瞪着李春杏,刘宝在心里咒骂到。

  要说这李春杏长的倒是不赖,别看她已经过了三十岁,但看着还是十分有味道的。

  “行了,你就别在这喊了,赶紧回家,这事儿就这么算了。

  ”二赖子发话了,毕竟他刚当上队长,不能让人家说他袒护他妹子。

  况且这事儿的确是他妹妹不对,要是他再一味的袒护,刘宝肯定得跟他玩命。

  他知道刘宝是个二杆子脾气,虽然自己并不怕他但毕竟他是队长,坏名声的还是他。

  李春杏听到哥哥的话横了他一眼,不过并没有说什么,“哼”了一声便走了。

  周围的村民见没热闹可看,也都晃晃悠悠的散了。

  二赖子看了刘宝一眼,脸上挂起一丝蔑视的笑,点了个烟哼着小曲进了他妹妹家。

  朝二赖子的背影吐了口口水,刘宝心想自己一定得当个村干部,要不然以后都得被二赖子给压一头。

  这队长别看职位不大,不过队里分地的时候可是他说的算,到时候他一定得给刘宝家小鞋穿,只有当上了比他大的官才能压他一头,才能不受他的欺负。

  周围的人散了,刘大全两口子也进了屋子,刘宝刚准备也进屋却看到老霍头一脸贱笑的盯着他。

  这个老霍头是前几年搬到他们柳河村的,之前是干啥的身都不知道。

  这老家伙是个老光棍,就靠着给别人放羊过活,刘宝跟他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,基本没怎么说过话。

  “宝子,挨欺负了心里不舒坦吧?”老霍头嘴上叼了根大烟枪,时不时的喷出一股烟雾。

  刘宝只是尴尬一笑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而此时老霍头就像看着个女人一样不停的打量刘宝,脸上还带着猥琐的笑,弄的刘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  心说这老货不是想搞自己吧,都说光棍越老越变态,没准这老霍头就是个已经变了态的老棍子。

  “呵呵,想不被欺负其实也没啥难的,去村里当个干部也不难。

  ”抬起脚磕了磕手中的烟杆,老霍头又从新装上一袋烟,点着了吸了一口说道:“只要你把我这手艺给学了去,以后你想当多大的官都成。

  ”“啥?跟你学手艺就能当官?还想当多大的官都成?跟你学啥?学放羊啊?”撇了撇嘴,刘宝嘟囔了一句。

  这个老霍头自从到了他们村子就一直放羊,他有个屁的手艺,有手艺还窝在这里放个鸟的样啊,直接去挣大钱那多好。

  刘宝的反应好像是在老霍头的意料之中,老霍头微微一笑,也不说什么,只是走到刘宝身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才说:“小子,出不了几天你就会去找我,呵呵,我等着你。

  ”说完老霍头就晃晃悠悠的走了,而刘宝则是一头的雾水,根本不明白这老货在说什么。

  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,那就是这老货肯定没憋什么好屁。

  还不出几天就会去找他,要是没啥意外的话,刘宝估计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去找他。

  回到家里,饭菜都已经做得了,刘宝上桌子就吃。

  而刘大全和刘宝妈则都看着刘宝,刘宝也知道他们关心的是啥,就是竞选队长的事儿。

  摇了摇头,刘宝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而刘大全两口子一见刘宝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没当上那个队长,顿时就叹了口气。

  “爹,娘,你们别叹气,你儿子你们还不了解吗,早晚能当上干部,还是吃饭吧。

  ”点了点头,刘大全两口子对刘宝这话还是比较相信的。

  全村没几个人是高中文凭,而且刘宝脑瓜子也活分,早晚都能混出个人样。

  吃过了午饭刘宝让爹娘在家休息,自己扛了个锄头奔地里去了。

  现在地里的活儿不多,也就是铲铲草,他一个人完全能忙的过来,也不用他爹妈去了。

  晃晃悠悠的出了家门,没走多远刘宝就看到村长家的婆娘钱莲花端着个盆朝小河塘那边走。

  钱莲花今天穿了一套新衣服,再加上钱莲花喜欢打扮,村里的男人没少惦记她。

  不过碍于她是村长的女人,倒没谁敢真跟她发生点什么事儿。

  刘宝一看到钱莲花,脸上顿时就洋溢起了笑意,说道:“婶子赶集回来了啊?你这身衣服可真好看。

  ”听到刘宝的夸奖钱莲花脸上都笑开了花,说道:“哎呀宝子就是会说话,婶子听着高兴,这是干啥去呀?下地呀?”“恩,婶子这是要去河里洗衣裳啊?那你忙,我先去干活了。

  ”钱莲花笑吟吟的对他点了点头。

  整个下午刘宝都在地里忙活,直到晚饭的时间才回到家里。

  吃过饭后刘宝想着还得去村长家一趟,那一千块钱可不是小数目,咋的也得要回来。

  跟父母打了声招呼,刘宝就往村长家走,到村长家一看居然又关着门,刘宝不由得在心里大骂。

  往门缝一瞅,竟瞧见村长婆娘在洗澡,刘宝走到墙边,轻轻一跳两只手就扒在了墙上,随即伸头一看,正是村长的婆娘钱莲花。

  虽然现在天都黑了,不过月亮十分明亮,刘宝倒是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此时钱莲花一边哼着小歌一边往身上打香皂。

  看了一会儿,刘宝扒着墙头的胳膊就没劲儿了,他想下去,但一不小心跌了个跟头,屁股坐在了一块尖石头上,疼的他忍不住就“哎呦”了一声。

  他这一叫院子里的人哪能听不见,刘宝知道坏事儿了,起身就想跑。

  不过刚才那石头把他的大腿根都给咯麻了,没跑几步他就听到钱莲花家的大门“吱嘎”一声被打开,钱莲花几步就走到他身前,一把将他拉住。

  “我看看是哪个日不死的敢偷看老娘洗澡,活的不耐烦了是不?”将刘宝的身子转过来,钱莲花一看是他,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。

  而刘宝则是嘿嘿一笑,说道:“婶子,我是路过,路过。

  ”“你路过都路过到我家墙头上去了,恩?小王八崽子,这么大一点年纪就偷看,那以后还不得反了天?”虽然钱莲花说的话很严肃,但她脸上的表情却一点都不严肃。

  而且她刚才出来的急,衣服扣子也没系好,刘宝一看,眼珠子顿时就直了。

  “哟呵,还看?你小子可真是色胆包天。

  ”朝四周看了一眼,见没有人,钱莲花微微一笑,说道:“宝子,想多看看不?”“想……”。

  虽然不明白钱莲花这话是什么意思,不过刘宝顺嘴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 钱莲花听到刘宝说想看就更乐了,说道:“你想看就去婶子家,婶子好好让你看看。

  ”说着钱莲花就把刘宝给拉进了院子,而后回身把门栓上,笑吟吟的看着他。

  刘宝见钱莲花居然把他拉进了她家院子,顿时一惊,说道:“婶子,你这是干啥?要是让村长看着了还不扒了我的皮。

  ”“我说刘宝,你是不是软蛋呀,我都给你了,你都不敢?”“你家孙贵生才是软蛋呢。

  ”听到这话刘宝顿时就急了。

  正准备向前莲花发难,他却感觉自己一点动静都没有,这咋回事儿?刘宝顿时脸都绿了。

  嘴角抽了抽,钱莲花一脸的不高兴,往门外一指,那意思是让刘宝感觉消失。

  刘宝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。

  一边走刘宝一边想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成这样了呢?这时他忽然想到了老霍头跟他说的那句话,说自己用不了几天就会去找他,莫非这事儿是跟他有关系。

  但想了想刘宝又觉得不可能,那老霍头也不是神仙,不能预测未来,咋能知道自己的事儿。

  摇了摇头,刘宝朝小河塘走去,刚才在钱莲花家忙活了一身汗,得找个地方洗洗。

  父母在家不方便,去小河塘洗最好了。

  无精打采的走到小河塘,刘宝将衣服脱光下了河,刘宝不禁颓废异常,心说自己还没娶老婆呢。

  要是以后都不行了,那就算娶了老婆也没用,肯定得给他戴绿帽子。

  洗了一阵刘宝便回了家,他爹妈见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都问他怎么回事,刘宝也不说,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睡觉。

  第二天刘宝睁开眼睛的时候日头已经升的老高,他爹妈早就下地了,看他睡的香也就没叫他。

  囫囵的吃了口饭,刘宝扛起锄头无精打采的出了自己家,刚出家门,他就看到李春杏从她家赶着那头母猪走了出来,这娘们是要放猪去。

  “哟,这不是宝子吗?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呢?是不是有啥不高兴的事儿呀?”昨天跟她闹的挺僵,刘宝也不愿意搭理她,而李春杏却好像是不想放过他,几步赶上刘宝,说道:“哎呀,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成了软蛋,以后的日子可咋(玉米地做爰全过程)过呀,还咋娶老婆呀?”“李春杏,你说谁是软蛋,你信不信我整你的嗷嗷叫。

  ”一听到李春杏说自己是软蛋,刘宝当时就急了。

  这话可不能乱传,要是传出去的话他可就真娶不着老婆了。

  “就你这样还想把我日的哇哇叫,你来呀,我让你整。

  ”听到刘宝的话李春杏非但没生气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。

  刘宝一见李春杏这架势,就知道肯定是钱莲花那个娘们在乱扯老婆舌,要不然李春杏咋能知道这事儿呢。

  “欠日的娘们,竟敢传老子的坏话,等老子好了看我怎么弄你。

  ”在心里痛骂了一遍钱莲花,刘宝却不对李春杏服软。

  “李春杏你得瑟个啥?真以为我不敢日你呀?有种你跟我去我家,看我怎么日你。

  ”平日里这个李春杏就是个霸道的性子,她家那口子见了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,要不然也不会跑到城里去打工。

  被刘宝将了一军李春杏哪能示弱,把脸一扬,说道:“嘿,真是淹死会水的,打死犟嘴的,自己明明不行还要逞能,行,那我今天就让你日,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日的成。

  ”说着李春杏便拉住刘宝往他家拽,刘宝见李春杏动了真格的心里就没底了。

  “我说你这个娘们咋这样呢?你哪能拉着大小伙子日你呢?你不要脸我可还要呢,行了你赶紧放手,我还得去地里干活呢。

  ”本来李春杏也只是听说刘宝的事,想要埋汰埋汰他,倒没想动真格的。

  刚才她是被刘宝给将了一军,所以才拉着刘宝去他家。

  其实她心里也没多少底,要是那传言是假的,她可就麻烦了。

  不过现在一看到刘宝这幅躲闪的样子,李春杏的底气顿时就足了。

  心说那传言铁定是真的,要不然这刘宝干啥这么躲躲闪闪。

  “嘿嘿,我就说你是个软蛋,哎呀这可真是报应啊,昨天还跟我大呼小叫的,今天就成了软蛋,报应啊。

  ”此时的李春杏别提有多高兴了,感觉自己昨天受的气全都找补回来了,心里爽快无比。

  看到刘宝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,李春杏别提有多痛快了,哼着小歌就走了。

  看着李春杏的背影刘宝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,心说等老子好了第一个就把你这臭娘们给收拾了,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我得瑟。

  被李春杏给埋汰了一顿,刘宝也没心思去地里干活去了,回家把锄头一扔,立马就朝山上走去,去找老霍头。

  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,也只能去老霍头那试试。

  昨天老霍头说的话神神叨叨的,没准他还真有办法帮自己把东西弄好,就算是弄不好也没啥损失,反正这事儿也不多他一个人知道。

  平日里老霍头都在山上放羊,所以要找他也只能到山上。

  爬到半山腰,刘宝就看到了那老家伙。

  此时他正一边抽烟一边喝着小酒,地上铺了块小布,上面放着一个酒壶和半袋花生米,老头正眯着眼睛哼着小曲,别提多惬意了。

  “嘿,这老霍头的日子过的可比我舒坦多了,还挺会享受。

  ”又往山上走了一段,刘宝还不等说话老霍头却先开了口,倒把刘宝给弄的一惊。

  “本来还以为你得过两天才能找我,没想到这么快就找来了。

  ”睁开眼睛,老霍头朝刘宝微微一笑,拿起两颗花生米扔进嘴中,随后又喝了一小口酒才朝刘宝摆摆手,示意他坐自己身边。

  “呵,老爷子,你还真知道我会来找你呀,还真神了。

  ”本来刘宝以为这老霍头就是个猥琐的老头,没想到这老爷子还真有两下子刘宝的心里便是一喜,眼中也充满了期盼,说道:“老爷子,既然你知道我能来找你,那肯定是知道我为啥来找你了。

  ”“当然了,嘿嘿,怎么了?是不是不好了?”看着刘宝,老霍头一脸的猥琐,也不知道为啥,刘宝一见老霍头这眼神就浑身起鸡皮疙瘩,而且浑身·也不舒服,好像会被他捅一样。

  “老爷子,我也不瞒你,你能给我治治不?”“要治这东西其实也不难,不过我这手艺可是正经拜师学来的,你要是想让我给你治,那你也得拜我为师。

  ”“啥?治个病还得拜师?”没想到老霍头会提出这种要求,刘宝顿时就呲了呲牙。

  师父师父,如师如父,如果拜了这老霍头为师,那他以后就得把他当亲爹来供奉。

  刘宝很注重这些东西,平白多了个活爹他有些不习惯,所以有些迟疑。

  而且他就是个小农民,生活条件也不是太好,要是让他养这师父的话他还真养不起。

  “嘿嘿,要是为难就可以不拜,我从不强求人。

  ”好像拿准了刘宝的脉门,老霍头一副泰然的样子。

  刘宝想了想,终于咬了咬牙,说答应拜老霍头为师。

  多了个活爹总比自己一辈子当软蛋强,这点账他还是能算明白的。

  “今晚子时到村后面的小桥上来找我,到时候在正式拜师。

  ”朝刘宝扬了扬手,老霍头就像是赶苍蝇一样把刘宝轰走。

  不过刘宝却没生气,而且心里还十分高兴。

  看样子这老霍头是真能治他,等到治好了,他先得让李春杏好看,让她老找自己的麻烦。

  还有钱莲花也得教训,这事儿就是她给传出来的,不好好弄弄她她不知道自己的厉害,整天咧着张破嘴乱嚼舌头。

  心情大好,刘宝下山一路都是哼着小歌的。

  也是巧,刘宝还没到家门口就看到李春杏赶着猪往回走,刘宝想起刚才她说的话,就问道:“李春杏,我要整你,你就让我整还算数吗?”“算数。

  ”刚刚刘宝的表现让李春杏已经确定了他是软蛋,而且现在全村的人都已经在传这件事儿,她就更加的肯定了。

  这时已经是午饭时间,刘大全两口子也从地里回来了。

  一看到刘宝,他娘马翠兰的脸上便露出一丝愁容。

  村里人传的那些闲话早就进了她的耳朵,要是那事儿说的是真的的话,那刘宝可就真说不着媳妇儿了。

  朝刘大全看了一眼,马翠兰示意他问问刘宝。

  毕竟刘宝已经是大小伙子了,有些话当娘的不方便问。

  不过刘大全却是摇了摇头,他也不好意思张口。

  刘宝看他爹娘的神色不对,顿时就明白他们肯定是听到什么闲言闲语了。

  呵呵一笑,刘宝说道:“爹,娘,你们别听村里那些人瞎咧咧,根本就没那么回事,你儿子身上所有的零件都正常工作呢。

  ”听到刘宝的话,刘大全两口子相互看了一眼,脸上露出一丝欣喜。

  相对那些流言来说,他们当然更相信自己的儿子了。

  刘大全咧嘴一笑,说道:“刘宝,去村里的小卖店买点猪肉去,下午地里没啥活儿,咱改善一下伙食,中午我也喝点。

  ”从身上拽出两张十块的票子递给刘宝,刘大全十分高兴。

  一听到能吃肉刘宝也高兴的不得了,他家得有半个月都没见荤腥了,总算能改善一下伙食了。

  “冬梅婶子,给我割二斤猪肉,再来一瓶白酒。

  ”一进了庞冬梅家的小卖店刘宝就裂开嘴喊道,而庞冬梅一见来生意了,连忙热情的招呼。

  “宝子呀,今天有啥喜事呀?又割肉又打酒的,是不是要相亲了呀?”“相啥亲啊?我爹说今天下午地里没活儿,想改善一下伙食,婶子,你家丁彤最近没回来呀?”丁彤是刘宝青梅竹马的朋友,两个人从小一块长大,不过丁彤初中一毕业就去读幼师了,现在在乡里的小学当老师呢。

  “呵呵,小彤她这周末能回来一趟,宝子,婶子问你,村里传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吗?”刘宝和丁彤的关系虽然还只停留在朋友的阶段,不过庞冬梅眼里可不揉沙子,她知道他们相互之间都对对方有意思,只是那层窗户纸没有捅破。

  要是刘宝真像村里人传的那样,那她可不能答应把她家丁彤嫁给刘宝,这不是害她闺女要守一辈子的活寡吗。

  “没有的事儿,都是他们瞎传的,婶子你可别信,等小彤回来我再来找她玩,我先走了婶子。

  ”给过了钱,刘宝便拎着东西出了小卖店,村上的人见了他表面上不说什么,不过一等他走过去就开始窃窃私语。

  

黑桃村,是西南地区的一个偏远山村,以盛产黑桃而得名。

  我顶着大太阳,把牛牵到水塘去泡水,回家后刚进堂屋,嫂子的屋里就响起了奇怪的声音。

  我隔着门听了一会,不由得面红耳赤。

  嫂子是大学生,也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,白净的瓜子脸,纤瘦的身段,前突后翘的,还有双大长腿。

  三个月前,我哥从山摔下来摔死了,剩下我和嫂子相依为命。

  现在听着这个声音,莫非是嫂子想男人了?我抹了把汗,转身进了西屋。

  听到脚步声,奇怪的声音忽的停了,“黑娃,是不是你回来了?”“嫂子,黑娃回来喽。

  ”我到了尾房门口,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我叫陈二牛,黑娃是我的小名。

  农村人都起小名,说是好养。

  “黑娃,嫂子有个事情求你帮忙。

  ”嫂子面色有些犹豫,但最终还是朝我招招手。

  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轻纱裙子,斜躺在床上,胸前的饱满,随着呼吸有些晃动,不知道有没有穿里衣。

  “帮啥?”嫂子放到我手里一颗枣子,然后撩开裙子,脸色发红的说道,“帮我放进去。

  ”“放哪里去?”“你这个傻子哦!”嫂子面色埋怨。

  三年前我去山里采人参,摔伤了脑子,大哥没少为我奔波,可惜最后还是成为了村里人尽可欺的傻子。

  嫂子对我这个傻子也不避讳,根本没有男女之别,在她眼里我就是个孩子。

  (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)可她不知道我前几天放牛的时候又摔了一次,然后脑子清醒了。

  我想告诉嫂子,但最后思索之下我隐瞒了,毕竟告诉嫂子以后,谁还帮自己洗澡啊。

  嫂子耐心的和我解释,“就是把这个放进那里啊,具体你也不懂,你照做就行了,我给王老爷子弄得,泡三个月枣子,咱家欠他家的钱就可以不用还了。

  ”“泡枣?”我呆呆的问。

  我高中的时候读过《白鹿原》,书里说在女人那里浸泡过的枣子,叫阴枣,是大补之物,听说可以滋阴壮阳,延年益寿。

  王老爷子是王大山,这老东西半截身子都进土了,还信这玩意?“黑娃,别问那么多了,赶紧帮帮嫂子,我一个人找不准位置,乱捣鼓弄得疼。

  ”嫂子说着翻了个身子,把裙子撩的更开了。

  我看着吞了吞口水,这么大第一次这么清晰的看到女人,小腹一股邪火流窜。

  “嫂子,咋弄,黑娃不懂哦!”我傻气十足的说。

  嫂子有些不耐烦,自己把粉腿张开,然后说道,“黑娃,就对着那里放进来就行了。

  ”似乎是触碰到哪里了,嫂子脸色发红,嘴里不停的带着喘息,让我有一种解开裤子的冲动。

  “嫂子,那我放了吖!”我深吸一口气,弯下腰,抓着枣子,对准位置放了进去。

  我真的想告诉嫂子我不是傻子,然后解开裤子好好纾解一通,这场景简直太折磨人了。

  我眼睛越瞪越大,眼珠子都转不动了,咽着口水,直勾勾的瞪着那里。

  “黑娃,你干啥?”嫂子侧过头,不满的瞪着我。

  “嫂子,怎么你没有这个?”我装傻问道指着我下边说道。

  我手指在哆嗦,多么想现在放得不是枣子,而是我裤子里兜着的啊。

  “黑娃,这些不重要,你快点放枣子吧。

  ”嫂子眼神有些飘忽,呼吸有点乱,“这个姿势有点累。

  ”我点点头,手里的枣子顺势放了进去,枣子麻麻赖赖的一点不圆润,中间几次把嫂子弄疼,让她满头大汗。

  “黑娃乖,还有两颗大的呢。

  ”嫂子又递给我一颗大枣子。

  “晓得啦!”我拉开嫂子的小手,一手扶着那里,一手放枣子。

  嫂子颤抖了几下,呼吸更乱了,身子和水蛇一样不自觉的扭动着。

  我知道这枣子让嫂子许久没接触过男人的身子更加空虚了,索性逗她一下,故意放不进去。

  “啊……黑娃,你别乱动啊,顺着第一颗枣子进去就行了。

  ”嫂子脸红如火,扭得更厉害了。

  “嫂子,放不进去哦!”我怕嫂子起疑,就没乱动了,认真的往里面放,接连几下都失败了。

  这第二个枣子个头大,又干巴巴的,没法放进去。

  要是有东西能像油那样滑就能放进去了。

  “黑娃,是嫂子昏了头,你等一下哦。

  ”嫂子让我把手拿开,然后出房间等一会,差不多也就一分钟左右,嫂子喊我进去,我看到她那里亮亮的,不知道她是涂了油还是做了其他。

  嫂子喘着粗气,想把我手里的枣子拿过去自己放,但看错了位置,没搭到我手上反而是搭在我下边了。

  我感觉很难受,感觉裤子都快撑不住了,嫂子这突如其来的一下,让我险些没忍住。

  嫂子脸色一红,手赶紧拿开,眼神若有若无的在我那里游走,脸色不仅发红,而且也不多话,空气中暧昧的氛围尤其重。

  有了油样的东西,第二颗枣子滑一下就进去了,第三颗枣子紧随其后。

  嫂子整理一下衣服,身体里的枣子似乎让她有些不舒服,两腿不自然的扭动了几下,然后对我说道,“黑娃,刚才的事儿出去不准对别个说,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,听到没?”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消下去。

  我点点头,有些装傻的扯着裤子,“黑娃知道了,我要去厕所,下面难受。

  ”我确实有些受不了了,而且被嫂子发现了,得赶紧去缓解尴尬。

  嫂子噗嗤一笑,“去吧去吧,我家黑娃长大了。

  ”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,总感觉到嫂子的眼神在我那儿徘徊。

  “黑娃,你干嘛?一身汗,起来洗澡。

  ”嫂子走了过来,撩开了蚊帐。

  “嫂子,黑娃好困哦,想觉觉。

  ”我故意打个哈欠。

  “黑娃乖,洗了再睡。

  ”嫂子坐在床边,抓着我的胳膊摇晃。

  “好嘛!”我委屈的点头,磨蹭着爬了起来。

  我坐起之后,发现嫂子一直盯着我的那儿。

  发现有了反应,她眼神很复杂,矛盾之中夹着一丝兴奋。

  自从上次帮她放枣子之后,嫂子和我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一些,我也说不上来,似乎嫂子有些把我当自己人了。

  “黑娃,你是不是又和人打架了?”嫂子拉着我下了床,发现沙滩裤有泥巴,两眼一瞪,气呼呼的看着我。

  嫂子最怕我和别人打架,我成了傻子后,傻人有傻福,力气越来越大,打架就会伤人。

  “摔了。

  ”我摇头说。

  “摔着没?让嫂子看看。

  ”嫂子脸色都白了,不停的打量着我,确定没受伤,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。

  大哥死后,好多人都劝嫂子扔了我,嫁给村里的暴发户王四虎。

  嫂子舍不得我,不但没改嫁,还是和以前一样,细心的照顾我。

  “咋个摔的?”嫂子没好气的翻个白眼。

  “偷桃子,给嫂子吃。

  ”我傻呵呵的说。

  “傻黑娃,以后不准干这种傻事了。

  嫂子想吃桃子,花钱买,不准偷别人的,更不准爬树,听到没?”嫂子突然抱紧了我,生怕我会受伤似的。

  “晓得啦!”我感动的差点哭了。

  嫂子对我,真是没话说。

  我真的不忍心骗她,好想告诉她,我正常了,以后不用为我担心了。

  邪恶很快淹没了理智,我还是决定隐瞒下去,当一个快乐的“傻子”。

  嫂子这样漂亮,我又从没碰过女人,我实在不忍心和嫂子的关系疏远开,我宁愿永远做她身边的小傻子。

  嫂子还是一如既往的给我洗澡,我没法拒绝,只能接受嫂子的好意。

  “黑娃,你以后每次洗澡,嫂子都给你搓背。

  嫂子要泡枣子了,你就帮嫂子放,好不好?”嫂子温柔的帮我擦背。

  “嗯!”我用力点头。

  “不过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,记得不要和别人说哦。

  ”嫂子在我耳边说道。

  少妇幽香扑鼻而入,我小腹发热,在澡盆里完全失态了。

  嫂子当然看到了,但不去说破,也不理会,就和往常洗澡一样,弄得我心里痒痒的。

  嫂子从塑料桶里抓起蓝色的毛巾,往我身上涂香皂,背上,咯吱窝,胸前,小腹……涂到那儿的时候,嫂子有意的绕开了,毛巾在腿上擦了两遍。

  嫂子斜着身子,领口敞开了,胸口的白皙暴露在我眼里,晃个不停,引得我更是难受的不行。

  嫂子正在帮我擦小腹,但障碍横在中间,嫂子终究是避不开的。

  她丢下毛巾,叹了一口气道,“黑娃,你也长大了,以后你就自己洗澡吧。

  ”我吓了一跳,拉着嫂子的手着急的喊道,“黑娃永远都是小孩子,是不是这个太碍事了,黑娃不要就好了。

  ”说着我真的故作模样的要把那处拧掉,嫂子看到赶紧过来抓着我的手不让我乱来,无奈的笑道,“傻黑娃,这怎么说不要就不要,这可是你男子汉的标志呀!”我低着头,脸色通红,不知道什么时候嫂子碰到了那上头,温热的感觉让我不停的颤抖。

  嫂子也意识过来,脸色一红,但怕我做出傻事也没放手,她叹了一口气低声道,“你虽然人傻,但本钱倒是不小。

  ”我脸色难看,嫂子问我怎么了,我犹犹豫豫道,“嫂子,我有些难受。

  ”嫂子手掌轻轻动,时紧时松,她脸色带着一丝羞红,望着我问道,“黑娃,这样会好些吗?”“嫂子,好难受啊!”我不停的颤动了起来,感觉快要来了。

  嫂子这个时候停下动作,递给我一条毛巾把身上擦干净,待会穿衣服去吃饭。

  我一脸悲哀,这都快出来了,她怎么就罢手了呢,我拉着她的手,“嫂子,黑娃不舒服。

  ”嫂子摸摸我的头,温柔的说道,“忍一忍,一会就好了,你太早接触这些对身体不好。

  ”我无力反驳,我对嫂子而言是个傻子,不可能去争取什么的。

  “黑娃,王大山说,让嫂子去他家果园帮忙,嫂子去不?”嫂子擦了擦手上的水,和我说道。

  “有钱钱没?”我傻乎乎的问。

  我感觉王大山这老家伙没安好心,陈家和王家没半毛钱的交情。

  大哥死了,他甩手就借三万给嫂子,不要钱,偏要嫂子帮他泡枣子,还让嫂子去他家的果园干活儿,肯定有阴谋。

  “当然有啊!一个月三百块,中午在王家吃饭。

  ”嫂子把毛巾扔在桶里,抓起干净的衣服帮我穿上。

  “嫂子,不要去帮他们家干活!”我突然紧紧的抱着嫂子,表现出傻子应有的憨态。

  “黑娃,你咋啦?”嫂子拍拍我的肩膀。

  “嫂子,你去了王家,黑娃没饭吃。

  ”我没法说出自己的猜测,只能找个最烂的理由留下嫂子,希望她别去王家。

  王大山和王四虎两个畜生都对嫂子不怀好意,她天天去王家果园干活儿,中午还在王家吃饭,肯定出事。

  尤其是王四虎,这家伙长得牛高马大的,他要是对嫂子用强,嫂子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。

  嫂子对我这样好,我绝不能让任何人欺负和伤害她。

  “傻黑娃,嫂子早上做多点,给你留一份,你中午热了就吃。

  嫂子晚上就回来了,又陪你吃饭。

  ”嫂子还是在安慰我。

  我却管不了那么多,死死的抱着嫂子,一点都不松手。

  嫂子开始还挣扎一下,但最后挣扎不开也就放弃了,逐渐的,在我怀里,她感觉到了一些男人的气息,那是她半年来都不曾感受过的。

  可能是下面还放着枣子的缘故吧,嫂子的火特别容易窜上来,刚才洗澡的时候就差点没控制住,现在被我一折腾,芳心大乱,脸蛋红通通的。

  “黑娃,你放开嫂子,我……不舒服。

  ”嫂子也确实难受,毕竟我那儿还没消停,碰着她心里越发的空虚了。

  “好嘛!”我委屈的点头。

  嫂子已经决定了,我没办法强行阻止,只能另想办法,暗中保护嫂子。

  一起吃完午饭,我上床睡午觉了。

  睡到下午醒来的时候,嫂子已经出门干活去了,我口干的厉害,去她房间里找找水喝。

  可是水没找到,发现在枕头下面一块红色的三角底裤,眼熟的厉害。

  这就是今天嫂子穿在身上的,今天给她放枣子的时候看到了,就是这一件无疑了,怎么现在换下来了?我走过去拿在手里看了看,发现中间满是干涸的痕迹,凑到鼻子前闻闻,一股说不出味。

  嫂子中午的时候自己折腾了一次?自从知道嫂子有自己动手的习惯之后,我竟然有了一个畜生的想法,代替我哥安慰一下嫂子寂寞的身子。

  可是这又是违背道德伦理的事情,毕竟嫂子对我那么好,我对她做那种事,简直猪狗不如。

  就在这种矛盾中,我和嫂子的暧昧还在持续。

  嫂子帮王大山家泡阴枣的事情还没有结束,往下面放枣子容易,取枣子难度可就大了。

  女人的那很深,嫂子一般早上放枣子,然后干了一天活之后枣子早就运动到深处去了,她自己一个人不可能取的出来。

  所以她一脸愁色的把我喊到屋里,锁好门窗,撩开裙子说道,“黑娃,快帮嫂子把枣子取出来,太难受了。

  ”看着嫂子收着双腿,看得出来已经起反应了,想必之前已经努力过很久了,三颗枣子还剩两颗出不来。

  我蹲了下去,低头看着。

  之前卡在边上的那颗枣子已经取出来了,现场一片狼藉,难怪之前叫得那样凶,这反应很强烈啊。

  “黑娃,碰着枣子了就取出来,知道不?”嫂子主动分开腿,生怕我看不到的样子。

  我狠狠的咽了口唾沫,凭着直觉去操作,可是里面太溜手了,自己又没什么经验,折腾几次都没成功。

  嫂子的身子不停颤抖着,呼吸大乱,胸前剧烈的起伏着,香汗淋漓,嘴里声音不止,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愉悦。

  我摸索了很久,最后终于是找到了一点可以着力的点,把枣子取了出来。

  看着泡好的枣子,我也正好饿了,没多想就扔进嘴里,嚼了几下,吐了枣核,咕噜一声咽了。

  味道有点怪,女人味儿很浓,直冲鼻子。

  嫂子正在劲头上,压根没管我,还不知道我吃了枣子。

  我又伸了进去,继续寻找第三颗枣子。

  麻烦来了,我手不够长,指尖能碰着枣子,却没法抓住它,取不出来。

  “黑娃,快点!”嫂子的身子跟打摆子似的动了起来,媚眼如丝的叫唤着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880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7078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3935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885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2815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233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4226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41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