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hen cartoon,新手必看

回到房间后,我才知道刚才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,依稀可闻的低.吟声,再次时断时续的传了过来,伴随着这种声音,刚才门缝里看到的画面立即浮现在我的脑海,即使到了下半夜,上面已经结束了,那种声音仿佛仍然缭绕在我的耳畔。

  折磨人啊!这一晚上,我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
  早上精神有些萎靡的我顶着两个黑眼圈出了房间。

  客厅里,吴敏早就起来了,可能是昨晚上玩的很愉快的缘故,她的气色很好,我没看到柳青瑶,可能是早已经离开了。

  “昨晚上没睡好吗?”吴敏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问。

  居然关心起我来了,她的话让我心头一暖,“谢谢。

  ”“你别多想,我的关心……你懂的。

  ”吴敏冷冷的望了我一眼,神情十分不屑。

  显然我是有些自作多情了,她不是关心我,而是关心我这具要借种的身体,也许在她眼里,从我签订协议那一刻起,我只是被她是她买来借种的工具罢了。

  这让我原本昨晚上偷.窥她好事的歉疚心一下就烟消云散了,随即我也冷冷的回道,“刚换地方睡不好。

  ”吴敏听到我的话后柳眉一皱,脸色也更加冰冷,仿佛挂了三层寒霜,“哼,我告诉你,这段时间你最好将身体调理好,不然到时候你不但拿到的钱要退回来,还得赔偿我们三百万!”我瞥了一眼吴敏,心里冷哼,钱早被我寄回家给老爸看病了,至于赔偿这话我全当听屁话了,卖了我都不值那么多。

  再说就是不为了钱,为了能跟你干借种那件事,我也会不遗余力的。

  想到这里,昨晚上门缝里看到的那一幕再次出现我的脑海,隐约有些期待夜晚和柳青瑶的到来,而且再看吴敏的时候,仿佛两只眼已经有了透视功能,隔着宽松的睡袍,看到了那对无双的玲珑塔……我只是看了吴敏一眼,怕露馅,没敢多看,这娘们的眼睛毒着呢。

  正好这时候霍小燕的早饭也准备好了,一晚上没睡,我也饿的不轻,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些之后我就回房间补觉了。

  一方面确实有些困,另一方面也为晚上可能会出现的那种好事做准备,这叫有备无患。

  这一觉,我直接睡到天黑,午饭也没出来吃。

  直到晚饭的时候出来时,正好看到霍小燕嘟着嘴,一脸不忿的看着我。

  我知道这是因为中午的时候,她砸了半天门我理都没理,心生怨恨了。

  对于吴敏的这个眼线,我很不待见,反正不是一路人,我也没必要热脸贴她的冷屁股。

  晚饭还是只有我和霍小燕吃的,吴敏也不知道有工作还是出去玩,总 之两天了都是白天出去。

  吃饭的时候,霍小燕几次想找我搭茬,我都没理她。

  我估摸着这一天,给她闷的也不轻。

  至于她,一个人对着这么大房子,冷冷清清的说不闷那是鬼话。

  谁叫她昨天对我还爱理不理的,就得想办法治治她。

  晚饭过后,我在客厅看了一会电视,吴敏和柳青瑶就回来了,两个人脸色发红,甚至柳青瑶的眼睛也是红红的,走路还打着拐,看起来应该是去喝酒了,而且喝的还不少。

  吴敏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我一眼,就扶着柳青瑶上楼了。

  而我也直接关了电视回了房间。

  期待的好戏并没有上演,估计两个人都喝的不少,玩不起来了,随后我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 第二天早上还是老样子,我出来的时候,柳青瑶已经离开了,而吴敏还是坐在客厅里拿着一个迷你的补妆镜照来照去,不过我敏锐的发现,今天吴敏的气色是不如昨天的,看起来女人就是应该多多滋润。

  老公不行,只能做拉拉,在这方面吴敏应该算是可怜的,可为啥明明那方面是饥.渴的,却又连续两天没让我去侍寝?早饭过后,吴敏又要出门,我叫住她,嘴里说道,“一天到晚都在别墅里憋(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)着,我想出去走走。

  ”吴敏眉头一皱,冷声说道,“协议上写的明白,在结束之前你不能离开别墅。

  ”我的眉头也拧了起来,在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被软禁的准备,可吴敏的态度让我心里很不舒服,她越是这么说,我越是要出去!“一直闷在这里,我心情不好,精神状态也不会好!”我目光盯着吴敏,有些倔强的说道。

  这个借口我早就想好了,我估摸着这应该是吴敏的软肋,虽然她已经付了钱,可没借种成功以前,还是有求于我的。

  吴敏盯着眼睛,而我也寸步不让的看着她,尤其是那倔强的神色,终于令吴敏动摇了,“出去可以,不过得让小燕跟着你!”我心里暗骂,这个霍小燕果然是吴敏找来的眼线,不过即使知道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,旋即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吴敏随后跟霍小燕吩咐一声,然后就直接离开了别墅。

  吴敏前脚刚走,我就听到霍小燕兴奋的叫声,我这扭头一看,这小浪蹄子竟然兴奋的一蹦老高。

  “别鬼叫了,赶紧走吧!”我脸色有些难看,本来打算自己出去放松一下,顺便让霍小燕在别墅里独守空房,空虚寂寞冷来着,没想到反而成全了她,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霍小燕白了我一眼,出奇的竟然给我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,“你先等等我,我换件衣服。

  ”说完,也不管我同不同意,扭头就冲回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妈的,女人就是事多!没让我等太久,霍小燕就出来了,我这一看,竟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  霍小燕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,短袖、裙摆过膝,束腰束胸,虽然个子不高,可竟然给人一种亭亭玉立的感觉,尤其是束胸以后,那里竟然高高的两.团十分明显,我砸吧砸吧嘴,没想到这小浪蹄子还颇有规模啊,先前竟然给忽视了。

  “走吧!”霍小燕蹦蹦跳跳的来到我面前。

  我嘴角抽了抽,没想到这小奸细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,想想也是,毕竟霍小燕也才二十多岁,正好出于那种活泼好动的年纪,在别墅里憋了一天多,真是憋坏了。

  “行,不过先说好,出去以后听我的,我说去哪就去哪!”这可不是陪女朋友逛街,先搞定主次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霍小燕想也没想就答应了,在她看来能出去一趟就不错了,她哪还敢挑肥拣瘦?惹急了我,再去睡一天,让她孤独到死!这片别墅区是依泰河而建,几百米外就是泰河大堤,大堤的两.岸则已经被开发成了湿地公园。

  在滨海这座缺少旅游景点的地方,这里也算是别致了!“我们去哪?”霍小燕像小尾巴一样跟在我身后,欢快的像只小鸟,不时的惹来旁边行人的目光,连带着我也受到了几份目光的注视。

  他们不会是以为小奸细是我女朋友吧?我扭头看了一眼霍小燕,摸了摸鼻子,还真颇有种郎才女貌的感觉。

  我是刚毕业的穷屌丝,她是一个小保姆,整个一门当户对!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摸了摸额头,这都哪跟哪啊!“我要去游泳,你会吗?”我甩甩脑袋,将脑子里那些滑稽的念头抛开,嘴里不咸不淡的说道。

  这霍小燕毕竟跟我不是一路人,我也没必要迁就她。

  “不会!”霍小燕脸色尴尬,一只小手攥着裙角说道。

  “不会的话,你就在旁边看着!”“那人家也想游泳怎么办?”霍小燕低眉顺眼的看着我,目光和说话的语气中,满满的楚楚可怜。

  乖乖,这小奸细竟然还会跟我撒娇,早干嘛去了!“到了地方再说吧!”在她可怜兮兮的目光中,我很快败下阵来。

  不得不说女人装可怜的目光杀伤力是巨大的,无怪乎多少英雄不爱江山爱美人,那是禁不住诱.惑啊!湿地公园那片是有一个水上乐园的,虽说有收门票,不过也不贵也就十几块的样子,在读大学的时候,每逢夏天我们有空就会去那里玩玩。

  在那里玩,一来可以避暑,二来也能饱一下眼福,毕竟那里也有很多美女去玩的。

  

“烦人。

  ”睡梦中的蒋楠感觉老公从后面抱住了她,那双令她烦躁不安的手,粗鲁的将她身体扳正,毫无前戏,很快就压了上来……每次都是这样,趁她熟睡的时候偷袭。

  蒋楠似乎已经习惯了老公的这种恶作剧。

  她不满的哼了一声,感受到身体间传来的那种迫切的感觉,蒋楠把腿曲高不少,迎合老公。

  不过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

  不过短短数十秒,蒋楠便从云端坠落。

  “哎……又不行!”蒋楠咬着唇角,心生怨念,满含失望。

  这么多年了,老公依然没用,夫妻生活每次都是满怀期待开始,最后都是失望而终。

  听着老公已经睡熟而发出的均匀呼吸声,蒋楠却毫无睡意,心口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一样,热得她浑身难受,她红唇紧紧抿着,大眼睛盯着天花板,眼神逐渐迷离,情不自禁的伸出一只手掀开睡裙,撩起边角……这夜注定是个让她难以入眠的夜晚。

  次日清晨,蒋楠醒来的时候,老公王海已经上班去了。

  他在一家电脑软件开发公司,从事IT行业,节假无休,朝九晚六。

  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九点多了,蒋楠连忙起床,匆匆打扮了一番,便骑着电驴出了门,今天是周六,她得去做家教。

  她的本职工作是一名大学英语教师,家教是她的兼职。

  在华海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,单单靠着那点教师微薄薪资,已经很难维持平常生活花销。

  二十八岁的蒋楠正是女性熟透之际,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迷人的女人味儿。

  (故事网)皮肤白皙,粉面桃腮,一双迷人的杏眼,里面仿佛藏着一汪秋水,漂亮的柳眉,小巧而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轻轻抿着。

  身材高挑,曲线玲珑。

  穿着一条黑色的纱质短裙,白色的纯棉体恤。

  薄薄的体恤衫难以掩盖她傲人的身姿,一时衬显得特别挺拔。

  短裙下方,两条修长却丰腴的双腿微微曲着,上面并没有穿丝袜,光滑的肌肤胜雪若霜,美不可言。

  一双简约的细高跟鞋,衬着她高挑的身材,彰显得愈发妖娆妩媚,简直就是一个天生尤物。

  这一路驶来,没少引起男人注意,不少男人看向蒋楠的目光充满了贪婪。

  对于路人那种垂涎的目光,蒋楠已经习以为常了,表面上她冷着一块脸,似乎很反感这种目光,但是心底却很喜欢这种被人欣赏的感觉,这令她有种自豪感,毕竟对于自己的外表,蒋楠还是特别有信心的。

  男人嘛都是三条腿的生物,见到漂亮女人谁心里还没有点龌龊想法呢?“哗……”正当蒋楠行经到雇主家陈川别墅外围路段时,忽然的,电闪雷鸣,转眼晴朗的天空,变得乌云密布,一阵急雨倾盆而下!突如其来的大雨,让蒋楠有些慌乱,因为她没有带雨衣和雨伞,此刻又骑着电驴,根本无处避雨。

  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将电驴骑到了一旁路边停下,举手过顶,一边挡雨一边快速的朝雇主家跑去。

  等到雇主家门口时,蒋楠浑身已经被急雨淋湿,头发上都是雨水,薄薄的被雨淋透的T恤衫此刻紧紧贴着身体,把原本就傲人的胸围,勾勒得曲线妖娆,轮廓分明,薄T恤衫下那若隐若现的蓝色小衣,和弧度,叹为观止。

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蒋楠伸手擦了擦脸上的雨水,按响了门铃。

  很快的门打开了,映入眼帘的是一名二十多岁的俊逸青年,帅气的外表,优美的发型,穿着一条宽松的运动短裤,坎肩体恤,肩部肌肉分明,配上一米八几的身高,给人一种特别健壮和高大的感觉。

  开门的第一眼,陈川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,他的目光一直盯着蒋楠被浸透的胸口,上面勾勒的弧度,和那醒目的蓝色Bra,晃得刺眼。

  两条毫无瑕疵的修长白腿,自上而下有点点雨水滴漏下来,落进细高跟鞋鞋筒,里面已经被雨水填满了,雨水混合着雪白的肌肤,更添了一丝迷人的光彩。

  甚至看得仔细了,不难看到蒋楠的臀部也被雨水浸透了,那水印清晰可见,水印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像是被衬显了出来,若隐若现着令人喷血的粉红饰色!这一眼就把陈川看傻了,内心犹如被热水浇灌了一般,燥得令他难受。

  看到陈川这种满含侵略的眼神,蒋楠心底一慌,尴尬脸红着看了一眼陈川,下意识的伸手挡在了胸前,双腿收缩紧紧合拢在一块儿……陈川正是她家教的对象,对于这个英俊且多金的青年,有时候蒋楠在跟王海亲热的时候,经常会忍不住把王海幻想做是陈川,当然,这是她心底藏着的秘密。

  而陈川呢,对于蒋楠这个性感成熟的老师自然也是喜欢得很,自从一次听课中,见到蒋楠,陈川就被蒋楠所表现出来的知性和成熟所吸引。

  得知这个女人居然在外面做家教,陈川就想办法联系上了蒋楠,以每个月五千的薪资,聘请蒋楠替他补习英语课程。

  眼前蒋楠所呈现出来的一幕,早已经让陈川浑身不安生了,他极力忍着心底那种狂躁和不安,看着蒋楠笑了笑:“蒋老师,快进屋吧,看你都被雨水淋湿了,得赶紧洗个热水澡,换身衣服,要不然容易感冒。

  ”“嗯。

  ”蒋楠点了点头,红着脸跟在陈川后面走进了别墅,她不是第一次来陈川家,每次踏进别墅的时候,蒋楠心底都会生出一股特别酸酸的感觉。

  对比起她和老公王海居住的六十平米小居室,陈家宽敞,大气、豪华的别墅,有一种让她自惭形秽的感觉。

  她心底渴望拥有这样一栋房子,当然,这也只是想想而已,动辄就是成成百上千万的价格可不是现在她所能承受的。

  “唉……”蒋楠在心底叹了口气,将自己的高跟鞋脱下,摆到一旁的鞋架上,然后光着一双精致的脚丫子朝浴室方向走去。

  自己一身衣服都被雨水浸透了,黏在身上令她很不舒服。

  而且陈川的目光,让她很不自在,必须得赶紧换掉。

  一旁的陈川,盯着蒋楠的背影,看得出神,从背后,更能完美的欣赏到蒋楠那丰腴的S形曲线,被浸透的纱质短裙上方一个轮廓分明的三角印痕,随着蒋楠摇扭动的腰肢,勾勒出的弧度引人着迷。

  “这女人简直就是一个尤物!”陈川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在心底感叹着。

  “哗啦啦……”很快的浴室里就传来了一阵流水声。

  站到蓬头下的蒋楠,在热水的冲刷下,身上那股寒意驱散了不少,她伸手将乌黑的长发给揽到脑后,仰着头,热水顺着她精致的脸颊,从粉红的脖颈,流向整个身体,蔓过漂亮的肚脐眼,沿着盈盈可握的小腿,流到地板上,溅起阵阵水珠。

  一旁的晾衣架上,挂着她的贴身衣物,天蓝色的Bra正往下滴着水。

  站在浴室门外的陈川,此刻心底难以平静,可不是吗?浴室里自己梦寐以求的女人正在洗澡,他要是能淡定的话,那他就不是一个男人了。

  “嘿嘿……还好我有所准备。

  ”陈川在心底坏笑两声,连忙回到自己房间,打开电脑,调出监控画面。

  很快的,蒋楠那曼妙的身体就显现到了电脑屏幕里。

  是的,他在浴室里装了监控探头。

  没想到这场大雨竟然帮了他一个大忙,让监控探头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浴室里的蒋楠,此刻浑然未觉。

  她伸出洁白的玉手,正往身上抹着沐浴露,整个浴室里腾着大片的蒸汽水雾,腾起的水雾影响了监控画面,陈川这时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倩影,但饶是这样也把他刺激得不轻。

  而蒋楠呢,此刻一边沐浴着,脑海一边情不自禁的浮现出陈川的影子,慢慢的把手移到了胸上,嘴里开始发出低吟……都说健壮的男人那方面很厉害,也不知道陈川那里会是什么样子?想到昨晚与老公,没有令她满足,蒋楠俏脸一红,情不自禁的开始寻找安慰。

  特别一想到这里是陈川家,蒋楠心底害羞之余,一种异样的兴奋和刺激涌上心头。

  在别人家里做这种羞羞的事,总是紧张中透着兴奋。

  她紧紧咬着嘴唇,控制着那令人兴奋的声音不被陈川听到,脑袋也不知道是因为享受还是什么仰得高高的,整张脸蛋上透着丝丝妩媚以及满足。

  这……电脑前的陈川看傻了,他没想到蒋楠竟然会自娱自乐!瞬间,他的心底浮现出一个大胆而疯狂想法!“蒋老师,我给你找了套睡袍,你把门打开一下我给你递进来。

  ”陈川抓着一套睡袍,敲响了浴室的门。

  此刻的蒋楠已经到了紧要关头,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她吓了一跳。

  “啊……”她尖叫一声,下意识的手一抖,身体瞬间绷紧,然后又很快舒展开来……她完全没有想到,竟然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,自己……“蒋老师,你在吗?”“啊……在。

  在呢。

  ”蒋楠深呼吸一口气,忍着浑身酸软的不适,轻轻将门打开一条缝隙,把陈川手里的睡袍接了过来。

  开门的刹那,她忽然扫到陈川下方,当即小嘴张成“O”型。

  “天呐,好吓人。

  ”蒋楠在心底吃惊道。

  陈川这儿跟老公王海一比,简直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  要是和他在一起的话,自己能不能承受还是一个问题,实在是太恐怖了。

  蒋楠心底打了一冷颤,连忙关上了门。

  站在镜子面前,她能看到此刻她的脸颊早已灿若红云,胸口一阵剧烈起伏,难以平静。

  她用毛巾把身体擦干,拿过睡袍一看,顿时就傻了眼。

  “这睡袍也太前卫,太薄了吧,这……我怎么好意思穿出去。

  ”

酒过三巡之后,夏洁说要跟乔薇薇联系,落实一下徐强工作的事情,先回房间了,只剩下徐强和徐平俩人,一边喝酒,一边聊天,天南海北的,喝到都有点微醉,才都各自回了房间。

  徐强猜想徐平回房间后一定又要跟洁嫂弄一次,但是徐强并没有打开监控软件偷看,洁嫂实在是太诱人了,徐强每次偷看监控都忍不住要自己来一两发释放一下才行。

  徐平后天就要出差了,徐强可想着这两天忍一忍,养精蓄锐。

  但是,已经习惯了睡前看一次实况直播的徐强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(啊啊……)的睡不着,索性上网搜索关于酒吧招聘的相关信息,看看在酒吧工作一个月能赚多少钱,长这么大,徐强只跟同学去过两次县里的量贩式KTV,从来都没去过酒吧。

  在徐强的认知里,酒吧跟咖啡厅总是联系在一起,就是那种有歌手弹吉他唱歌,然后有睡不着的人来听歌喝酒,消磨长夜的地方。

  然而,当徐强看到很多酒吧招聘服务生,底薪五千,提成过万的消息之后,不免联想到提成过万的服务行业,徐强的心里有些泛起了嘀咕。

  越是联想那种行业,徐强浑身越觉着不自在,心中感慨,要是身边能有个女的该多好,只要能让自己释放一次就行,如果是洁嫂的话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正在这时,徐强收到一条洁嫂的微信:“强子,睡了没?”徐强微微一怔,这个时候,按照常理的话,洁嫂应该正跟徐平激战正酣啊,怎么会有功夫给他发微信呢?犹豫了一下,徐强回答说:“还没有,洁嫂有事么?”。

  “哦,那你来客厅一下,我想跟你聊聊找工作的事情。

  ”洁嫂这次发来了语音,声音很低很魅,虽然是命令的口吻,却像是在对着枕边的情人撒娇一样。

  徐强正好也有些事情想问问洁嫂,想都没想,就回了个“马上来!”,然后套了个大背心就出了卧室。

  来到客厅之后,洁嫂一个人穿着薄薄粉色连体睡裙,斜躺在沙发上面,只开了暖色的氛围灯,在灯光的衬托下,眼前的洁嫂,让徐强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猛跳了几下。

  “洁……洁嫂,是你的朋友已经同意让我过去上班了?”徐强控制着自己内心的兽性,走到洁嫂身边,低声问道。

  夏洁缓缓坐起,上下打量几眼徐强,然后目光落在徐强的那个位置:“来,坐下再说。

  ”徐强并没有注意到洁嫂的目光,或者说,他只看了洁嫂一眼,就没再敢将目光落在洁嫂的脸上,他怕控制不住会一下把洁嫂推倒,听到洁嫂的话,蹑手蹑脚的坐到了沙发的边上,低着头。

  “洁嫂,是你的朋友同意让我过去工作了?”徐强又问了一遍。

  徐强话音刚落,就感觉到一阵芬芳扑鼻而来,夏洁灵动的从沙发另一边跃了过来,一把将徐强抱住,胸口的柔软,实实的压在了徐强的胳膊上。

  徐强是只穿着跨栏背心,洁嫂的睡衣又很薄。

  隔着薄薄的衣服,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洁嫂每一寸肌肤的轮廓!徐强的喉咙剧烈的蠕动了一下,这种感受比白天的时候在厨房抱住洁嫂的时候还要舒服了几倍。

  “洁……洁嫂,这样不行!”徐强压低声音,紧张兴奋极了,半推半就的说,“后天平哥就出差了,咱们再忍一忍!”这样说完,徐强立刻有些后悔,万一洁嫂就此真松开手该咋办?正在徐强犹豫着要不要主动一些的时候,夏洁的声音伴随着阵阵热浪喷入徐强的耳中。

  “强子,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我答应你,徐平出差之后咱们可以正大光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,但是现在,当嫂子求你了,快点给我一次吧,你看我现在都成啥样了?”夏洁的呼吸更加急促了,贴在徐强身上不断扭动摩擦着。

  徐强没想到洁嫂竟然会这么强烈。

  感觉到徐强的手后,夏洁的身体猛烈的打了个颤,嘴里发出几声陶醉的声音,哼哼唧唧的说道:“强子,好强子,快救救我吧……求你了……”徐强刚刚躺在床上的那时候,就在渴望着能够有个女人让自己释放一下,此刻竟然是洁嫂主动送上门来,哪里还能受得了这样,呼吸急促的说道:“好,我给你,我现在就给你!”一边说着,徐强想要抱起洁嫂回自己房间,但是手却被洁嫂按住,幽怨的看了徐强一眼:“咱们就在这里!”“在……在这?”徐强惊愕的看着洁嫂,“徐平哥就在隔壁睡觉呢!这要是被他发现了咱俩这样,那就麻烦了!”徐强对下午在厨房的事情依旧心有余悸。

  “他睡熟了,这次绝对不会醒的!”夏洁搂住徐强的脖子,轻轻在徐强的唇边拨撩了一下,挑衅的问,“难道你怕了?”都到了这个时候,徐强哪里能认怂,并且,徐强一想到徐平就在隔壁,自己却跟洁嫂这样,心里没来由的兴奋到了极点。

  一低头,将嘴巴印了上去,呜呜的说着:“你都不怕,我怕啥!”洁嫂感觉到徐强的热烈,眼神变得迷离起来,两手一带,将徐强按倒在沙发上,上身压在徐强的胸膛上呢喃道:“强子,快点……”徐强不顾墙那边徐平的阵阵鼾声,两只手抱住了洁嫂纤细的蛮腰:“咱们一定别弄出太大的声响了!”夏洁迷离的眼中尽是贪婪的光彩,而且老公徐平就在隔壁,这感觉,几乎让夏洁快要疯狂,贴着徐强的耳朵轻声说道:“强子,你的本钱太足,我要是实在没忍住叫出来的话,你可要赶快捂住我的嘴……”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6338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5159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290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196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7692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7398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232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21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