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永久 內衣 秀,新手必看

“嗯,就这些。

  好了,不早了,赶紧收拾收拾睡觉吧。

  ”桃花说着起身要走。

  刘伟一把拉住了桃花的手,“嫂子,其实我哥临死前除了这些还说了一句话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桃花的手一颤,整个人僵在了当地。

  此时不用她再说什么,刘伟已经知道了孟玉洁没有骗他。

  但是很快桃花就镇定了下来,虎着脸挣脱了刘伟的手,“你从哪里听的这些风言风语的,没有的事儿。

  ”“嫂子,你是不是怕村子里人说闲话,才…….嫂子,我不怕,只要我们两个人真心为对方好就行了,嫂子,我喜欢你,你的下半生就让我来照顾你吧。

  ”刘伟再次抓住了桃花的手,十分深情的说道。

  桃花避开刘伟火热的眼神,可是心却乱了。

  “小伟,我认真的告诉你,你哥没有说过那样的话。

  ”下一秒,桃花再次挣脱了刘伟的手,“我们两个住在一起肯定有人说乱七八糟的,可是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,但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了,怕是我们再也没脸在村子里呆了。

  ”“嫂子,我说了,我不怕。

  ”“行了,别说了,再说嫂子跟你翻脸了,睡觉!”桃花沉着脸说句,扭头走了出去。

  望着桃花毅然决然的背影,刘伟一时间心里也乱了起来。

  嫂子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你是不喜欢我,还是真的惧怕别人的流言蜚语?躺在床上,刘伟又一次转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

  除了嫂子桃花的事儿,他还为竞选的事发愁。

  经过这几天的了解,刘伟知道大队会计林清水和老治保主任郄建设两人,和张五河关系特别好,也就是说他们这两票肯定是会投给张强的。

  而他现在也算是有了两票,一票妇联主任孟玉洁的,一票副村长郄喜来的。

  现在就看剩下的村支书孟满仓,和村长柳金岭将票投给谁了,投给刘伟胜出,投给张强,张强胜出。

  虽然杨小凤已经答应自己在柳金岭耳边吹吹枕边风,但是刘伟知道杨小凤根本做不了柳金岭的主,不过既然杨小凤说了话,怕是柳金岭也会好好考虑自己。

  所以他这一票是悬着的,另外就是老支书孟满仓那一票了。

  孟满仓是老支书,为人处世向来秉公刚正,对人向来是看能力说话,因此想要获得他那一票必须得到他的认可才行。

  虽然孟玉洁说要在老支书面前帮自己说说,但是他知道效果应该不会太大。

  可是怎么才能让老支书认可自己的能力呢?……因为答应柳金岭要干三天活的,所以第二天刘伟又跟着上了山。

  可能是杨小凤跟柳金岭说了袁大壮哥俩的事儿,柳金岭也跟着上了山。

  因此,杨小凤也没再找机会亲近刘伟。

  老老实实忙了一上午,中午吃饭的时候,桃花对杨小凤说道:“小凤嫂子,下午我想带着小伟去趟乡里,给他买两件衣服。

  ”“去吧,小伟不是要竞选治保主任嘛,总不能总穿着部队带回来的衣服,人靠衣服马靠鞍嘛。

  ”杨小凤十分痛快的应道,“小伟,你放心,我会跟金岭说的,给我家少干半天活就少干半天。

  ”“嫂子,我这衣服还能穿,现在咱家的情况能省点就省点吧。

  ”刘伟知道嫂子桃花没有多少钱,所以有些不愿意去。

  “小伟,我答应叶小翠那婆娘让你和她家郄媛媛相亲了,你怎么也得捯饬一下吧。

  ”桃花见刘伟又要说什么,脸色一沉,“听嫂子的,不然嫂子生气了。

  ”刘伟无奈只好跟着桃花向乡里走去,“嫂子,买衣服行,可是我不能和郄媛媛相亲。

  ”“小伟,我问过叶小翠了,孟朝阳虽然喜欢郄媛媛,但那只是烧火棍子一头热,叶小翠说郄媛媛对你很有好感。

  ”桃花道。

  “嫂子,我和孟朝阳关系一直不错,所以我绝对不能抢她的女人。

  这事儿没的商量。

  ”刘伟固执的说道。

  桃花看了刘伟一眼,只好道:“好,先买衣服,这事儿下来再说。

  ”此时公交车来了,两个人不再说什么上了车。

  此时他们两个谁也没有想会在服装城里再次碰到袁大壮,更没有想到…….到了乡里的服装城,很快桃花就看上了两件T恤,“小伟赶紧试试。

  ”刘伟接过来换好后,问道:“嫂子,怎么样?”刘伟肩宽,这种人本身就是衣服架子,再加上他当过几年兵,肌肉发达,所以换上新衣服后,那叫一个精神,帅气,就好像是立马换了一个人一样。

  “好帅,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。

  ”没等桃花说话,旁边的女售货员早已经忍不住连连赞叹起来。

  桃花看的也不是连连点头,满眼欢喜,“真精神。

  ”其实刘伟也很中意这件T恤的,不过一看价钱三百八十八,他立马就将衣服脱了下来,装出一副看不上的样子,“嫂子,我怎么就觉得不好看呢?”“这件衣服我们要了。

  ”桃花知道刘伟是心疼钱,所以直接对售货员说道,见刘伟还要说什么,美目一瞪,“听嫂子的。

  ”见此,刘伟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是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报答嫂子。

  后来桃花又要给刘伟买裤子,在刘伟的一再坚持下,这次桃花听了刘伟的,只买了一条不到一百块的裤子。

  因为桃花给了刘伟一条自己的小裤衩儿,所以在给刘伟买好以后,她就去转内.衣区去了。

  刘伟不好意思跟着,便去了门口抽烟。

  一根烟还没抽完,就见嫂子桃花急匆匆的走了出来,脸上满是忿色。

  刘伟顿时紧张了起来,“怎么了嫂子?”“他们试衣间里偷安装了摄像头,有人偷窥我。

  ”桃花差点儿哭了出来。

  原来她挑了一套衣服,走进试衣间准备试试大小,结果刚要脱就发现面前的一个插座里面好像有亮光闪了一下,开始她也没在意,可就在她把衣服脱下了一半,亮光又闪了一下。

  对于试衣间被偷装摄像头这种事儿她在网上看过,所以就急忙穿好了衣服,然后仔细朝插座里面看去,一看果然里面装着摄像头。

  “居然有这种事儿?嫂子,你领我去看看。

  ”刘伟说完拉着桃花走了进去,一看,还真是有摄像头。

  妈的!刘伟当即就火了,腾腾走出试衣间,对售货员吼道:“把你们老板给我叫出来!”“怎么了?”听到动静,老板娘急忙走了出来。

  “怎么了?你说怎么了?妈的,居然在试衣间安装摄像头,你们这店还想不想开了?”“有这事儿?”老板娘一愣。

  正说着就听一个声音怒道:“他妈的,谁在我姐的店里闹事儿?”刘伟扭头一看,就见一个大个子叼着烟,横眉立目的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  卧槽,这不是袁大壮吗?大个子正是袁大壮,这家服装城是他姐夫开的。

  袁大壮这小子特别的坏,所以就偷偷地在女试衣间里安装了摄像头,用来窥视在里面换衣服的女人。

  方才他正在偷看,见进来的是黑石头的大美人桃花,顿时激动的差点儿流了鼻血,正准备好好地欣赏一下桃花这个大美人的时候,没想到桃花脱了一半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。

  “妈的,又是你个王八蛋!”刘伟骂道。

  袁大壮见到刘伟,心中这火腾地就上来了,那天被刘伟揍了以后,他一直还想着报仇呢。

  “刘伟,想买衣服就买,不买滚蛋,再在这里吵吵,老子打的你满地找牙!”“袁大壮,尼玛的在女试衣间里装摄像头玩儿偷窥,还有理了是吧?”刘伟骂声朝袁大壮冲了过去,对着他的眼就是一记封眼锤。

  袁大壮躲闪不及,一下就被刘伟打了个熊猫眼。

  “啊!”袁大壮咆哮一声,像是一头狗熊似的朝刘伟扑了过来。

  要论个头,力气,刘伟绝对不是袁大壮的对手,但是刘伟毕竟是当兵出身,又怎么可能选择以硬碰硬呢。

  见袁大壮扑过来,他横向一个滑步躲过了袁大壮的拳头,然后闪身到了袁大壮的身后对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。

  袁大壮虽然身强体壮,但是因为方才一拳用尽全力冲击,再加上刘伟这一脚顿时收势不住朝前栽了出去,正好扑倒在不远处的衣架上。

  铛啷啷一声连人带衣架扑倒在地。

  刘伟一个箭步上去骑在了袁大壮的身上,对着袁大壮的嘴巴就是一拳,“今天老子要让你知道桃花为什么这样红!”只一下,袁大壮的嘴巴就崩出了血。

  吃痛之下,袁大壮像是一头被人扎了屁.股的公牛,大吼两声仗着一身蛮力就将刘伟推了开来,然后红着眼睛和刘伟扭打在一起。

  眼见自己弟弟打不过刘伟,袁大壮的姐姐忙打了110,派出所就在服装城对面,所以很快的就跑过来两个警察。

  “都住手!”两个警察拉开(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)了刘伟和袁大壮。

  此时的袁大壮满嘴巴是血,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烂了,再看刘伟身上也不过有个脚印儿。

  这一战刘伟完胜。

  “王哥,你们来了啊。

  ”袁大壮擦了一把嘴角的血,像是哈巴狗是的从兜里掏出烟给两个警察敬烟,同时狠狠地瞪了刘伟一眼。

  心说,看见没,老子熟得很。

  今天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“别来这一套。

  ”唤作王哥的警察刚想接过袁大壮的烟,发现桃花正在用手机录视频,忙一把推开了袁大壮的手,“说!怎么回事儿?”“警察同志,这小子在女试衣间里安装摄像偷.窥我嫂子。

  ”刘伟说道。

  唤作王哥的警察看向袁大壮,“袁大壮,怎么回事儿?”“王哥,我们是安装了摄像头,可那都是为了防盗的,而且我们白天都没开摄像头,哪里来的偷.窥一说?都是这小子血口喷人。

  ”袁大壮解释道。

  “没开?”刘伟哼道,“袁大壮,有种告诉我监控视频的电脑在哪里?”“对,开没开一看不就知道了。

  ”另一个警察说道。

  一听这话袁大壮慌了,不仅方才桃花的视频没有删掉,他还保存了很多以前来这里买衣服,长相不错的女人视频在电脑里。

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这个时候,一个女人清脆的声音传来,众人扭头望去,就见一个穿着白色紫花短裙的女人走了进来。

  女人一头小波浪的秀发,明媚皓齿,唇若点朱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御姐的气质,随着步伐,两条裹着黑色丝袜的大长腿交替前行,十分的动人。

  女人叫杨杏,和刘伟是一个村的,她是郄喜来的老婆,在乡政府上班,虽然只是个临时工,但是却特别的傲娇。

  因为她姑姑嫁给了二十亩地袁拉子,也就是袁大壮的叔叔,所以袁大壮的姐姐就打电话把她叫了过来,让她从中间说和说和。

  因为杨杏在乡政府上班,两个警察自然认识她,一看这架势就知道她来干什么来了,想着也没什么大事儿,还是私了比较好,两个人交代了两句一定要处理好的话后就走了。

  “袁大壮,你这干的是人事儿吗?”待两个人刚走,杨杏就指着袁大壮的鼻子骂了起来。

  袁大壮低着头,屁也不敢放一个。

  先被刘伟揍的跟狗似的,现在又被杨杏骂了个狗血喷头,袁大壮只觉自己好比一只钻进灶膛的王八憋屈又窝火。

  “你个混蛋,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赶紧将摄像头拆了去?”杨杏又骂一句。

  见袁大壮去拆摄像头了,杨杏这才将刘伟和桃花拉到了一边,“桃花,小伟,这件事儿呢肯定是大壮不对,不过你看你把他给揍的那个熊样儿,你们两个看这样行不行,一会儿大壮回来以后让他给你们道个歉,还有你们买的衣服我做主免费送给你们了,这样行不?”“喜来嫂子,我听你的。

  ”桃花生性善良,也不想把事情弄大,所以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。

  刘伟知道杨杏都出面了,自己怕是不给面子也是不行,万一得罪了她,她要是不让郄喜来把那一票投给自己那就完了。

  所以也很痛快的说道:“嫂子,这也就是你,不然换做是谁都不好使。

  ”“小伟,嫂子谢谢你了,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我家喝酒吗?到时候嫂子给你整两个大菜好好感谢你一下。

  ”杨杏非常高兴,而且特别有成就感。

  “喜来嫂子,你真的要想感谢我,就帮我再跟喜来哥说说让他把他那一票投给我。

  ”刘伟又道。

  虽然郄喜来已经答应了自己,但是如果能再让杨杏帮自己一下,那肯定就再也没有什么问题了。

  “小事儿,包在嫂子身上了。

  ”就这样,一场风坡算是平了。

  不过在刘伟他们走后,袁大壮的姐姐却狠狠地给了袁大壮一个耳光,几件衣服白白的送人了,她心里不窝火才怪。

  “这么大人了,净干些生儿子没屁.眼儿的事儿,你以后别来我店里了。

  ”袁大壮捂着脸,那叫一个委屈。

  到了晚上六点,刘伟穿上新买的衣服,拎着两条杨小凤给的软云去了郄喜来家。

  见到刘伟手里拿着烟,郄喜来心道,这小子还真是会办事儿。

  如果真能让他当上治保主任,说不定以后自己当了村长,这小子能成为我的左膀右臂呢。

  杨杏有个妹妹叫杨桃,去年毕业以后在县医院里当实习护士,经人介绍和张艳红订了亲,张艳红马上就要到台裕乡当副乡长了,所以他就想着等他来了,借势挤掉柳金岭自己当村长。

  “小伟,来就来呗,还拿什么东西啊。

  ”郄喜来忙接过刘伟手里的软云。

  “亲戚给的,我抽不惯。

  ”刘伟左右看看,见没有杨杏,忙问道:“嫂子呢,还没下班?”正说着杨杏边在围裙上擦手,边走了进来,看见刘伟的那一刻,杨杏不由有些惊呆。

  这小子换了衣服立马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,真是活脱脱一个小鲜肉啊。

  短暂的愣神之后,她笑着说道:“小伟你先坐会儿,嫂子马上就把菜做好了。

  ”杨杏说完走了出去,望着她那扭.动的小屁.股,刘伟恨不得摸上两把。

  妈蛋的,这郄喜来家里有这么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居然还去偷吃孟玉洁。

  郄喜来和刘伟聊了几句后,说道:“小伟,你真的打算在咱村里发展?”“嗯,现在大城市机会少,相反我倒觉得咱农村大有可为,现在国家政策是大力发展农村特色经济,所以我就想试试。

  ”“这话倒是不错,听我挑担说咱们乡里上报市里的要开发龙阳湖的工程已经批下来了,这可是省级重点工程,据说要投入几个亿呢。

  ”“真的假的?”刘伟有些惊讶。

  “绝对是真的,要知道我挑担他爹可是省厅级干部呢,不瞒你说,我挑担之所以下调到台裕就是为了这个工程,只要这个惠民工程弄好了,那就成了他再进一步的垫脚石。

  ”郄喜来有些神秘的说道,“到时候别说乡长,怕是得当县里的领导。

  ”“喜来哥,那到时候你可就发达了。

  ”刘伟羡慕的说道。

  郄喜来悠然的点上一根烟,仰着头,充满憧憬的说道:“到时候别的不说,我要想当咱们黑石头的村长应该没有多大问题。

  ”“喜来哥,别说村长,就是支书也没问题啊,你放心,到时候我铁定掏心挖肺的跟着你干。

  ”刘伟说道:“以你的能力,我想咱村一定会比现在强多了。

  ”“这话我还真不是跟你客气,你看老书记就是思想太保守了,根本跟不上现在的形式。

  如果我当了支书,别的不敢保证,把黑石头弄成台裕乡第一村绝对没有问题。

  小伟啊,哥哥看好你,到时候我要当了支书,就让你当村长。

  ”郄喜来说道。

  说话说到这份上,刘伟知道郄喜来这一票彻底没问题了。

  正说着,杨杏将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,两个人边喝边聊,几杯小酒下肚,郄喜来骂起了柳金岭。

  “小伟,你说柳金岭这个王八蛋有什么能耐?要文凭没文凭,要能力没能力,他能当上村长,还不是因为他爹,因为他们兄弟多,这么些年别的没干,倒是解放了村子里一批留守妇女。

  你说你玩儿就玩儿呗,还尼玛玩儿到老子头上了。

  ”刘伟一惊,“喜来哥,难道柳金岭他把嫂子给睡了?”郄喜来愤恨的将杯中酒一干,然后用力的在桌子上一墩,“他娘的,裤子都给扒了,要不是我回来的及时…….他娘的,你说杨小凤那娘们儿长得多水灵,这个王八蛋放着她不要。

  ”刘伟暗中撇嘴,尼玛的还不是一样,放着杨杏这么个大美人儿不要,偏偏惦记人家孟玉洁。

  “郄喜来你个王八蛋还好意思说柳金岭,你他娘的还不是整天想着孟玉洁?”杨杏端着菜进屋,正好听到了郄喜来的话,瞪着眼睛骂了起来,“要是猫尿喝多了,就赶紧滚回屋子睡觉去,我陪着小伟喝。

  ”郄喜来嘿嘿笑了两声,“没多,没多。

  ”“没多就堵着你那张嘴。

  ”杨杏哼声在刘伟身边坐了下来,顿时一股子香气钻入了刘伟的鼻孔。

  “嫂子,我给你倒上。

  ”刘伟拿过酒杯,给杨杏倒酒,心跳瞬间加速。

  

今天小编为大家推送的又是有关父女之间的乱伦故事-----老爸插得太投入,以至于女儿都叫了起来:轻一点啊不要好深爸爸,亲生父亲糟蹋女儿 疯狂强奸上演父女乱伦一幕,现实中竟然也有父女乱伦丑闻发生,确实令人难以置信!没错,台湾一个亲生父亲糟蹋女儿,太禽兽了!报道称,台湾一位46岁的禽兽父亲被起诉,他被控诉被性侵两 现实中竟然也有父女乱伦丑闻发生,确实令人难以置信!轻一点啊不要好深爸爸,没错,台湾一个亲生父亲糟蹋女儿,太禽兽了!报道称,台湾一位46岁的禽兽父亲被起诉,他被控诉被性侵两名女儿共多达200多次,性侵时间长达9年。

  据悉,两名女儿忍无可忍,才将这件丑事曝光。

  轻一点啊不要好深爸爸,毁了女儿一生,即使被判刑,也补偿不了女儿的伤痛!小编在想,这个亲生父亲糟蹋女儿才判刑9年,刑期满之后,万一继续强奸女儿,咋办?有人说可以继续逮捕判刑!可是,伤害了人,然后再判刑,这样就可以减少受害女子的伤痛吗?不能的!所以,为了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,应该严惩这个禽兽父亲,例如判处终生监禁!可惜的是,法律似乎对强奸犯判刑很轻,令人无奈!起诉书指出,这名兽父是台湾新北市一名46岁工厂老板,自长女4岁、次女8岁开始,便分别将2人带至工厂性侵。

  他育有1男2女,但他2001年自其长女读幼儿园开始,便趁着妻子忙碌或外出,猥亵4岁大女儿的下体。

  2003年长女读小学后,他更变本加厉,轻一点啊不要好深爸爸,不仅开始以每周两三次的频率长期性侵长女,有时还会直接将人带到自家工厂,在地上铺纸板就地性侵。

   除长女外,这名兽父自2006年起,也开始向时年8岁的次女下手,不仅多次趁洗澡之际猥亵其下体,且次女10岁后,还加以性侵至2013年。

  轻一点啊不要好深爸爸,二人遭性侵后,怕告发此事会害家庭破碎,选择隐忍。

  不料父亲竟还强迫大女儿吃避孕药,威逼她若怀孕,必须要向医生谎称是“被人欺负”。

  长女成年后,不堪长期身心痛苦,也不愿再隐忍,因此将实情向母亲、兄长全盘托出。

  母亲得知次女也同样受害后,气得带二女离开丈夫,并向法院提告。

  新北地院开庭审理后,二女对父亲兽行指证历历,法官认定长女遭猥亵1次、性侵198次,次女遭猥亵2次、性侵5次后,因此依对未(草船借箭的故事)满14岁性交、猥亵等罪,判处15年徒刑。

  轻一点啊不要好深爸爸,父亲长年侵占女儿,年幼的女儿不敢报告母亲,长大后才得以报警,这是怎样的一个禽兽父亲呢?小编认为判他十五年真的太轻,女儿的青春难道只值十五年,他毁了女儿的一生,应该枪毙!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6368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1242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5169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3310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6982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3382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4852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2202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