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korean bride sex,新手必看

我越开越控制不住自己了,我已经迷失在林荫的火热中,下一刻,我感觉到了她真正的火热,同一时间,我和她同时身子一颤,我感觉到她抓着我的手猛地用力。

  ]她已经做好了准备,那么我呢?我不敢想象自己真的就要得到她了,我真该这样做吗?这一刻,我怎么可能想这么多,我发现我竟然有了迫不及待的感觉。

  然而……叮铃铃!突然一阵铃声响起,我浑身一个激灵,猛地清醒过来,同时我也发现林荫脸色一腾地一下红了!我急忙起身抱着她,将她放在一旁,然后慌张的近乎是逃跑一样的跑到了餐桌那边,我的手机还在一阵阵叫唤,我心里五味杂陈,不知道该恼怒还是庆幸。

  如果我现在照镜子,一定会看到自己纠结的表情。

  拿起电话一看,我彻底冷静了,电话是徐姐打来的,她是我的部门主管,这批产品出厂后不断出事,这次终于确定没问题了,已经出售一批了,怎么她还要这么晚打电话呢?突然我想起林荫用那我带回来的产品卡住的事情,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果然,接起电话后徐姐的吼声传来:“快给我滚过来!这就是你们保证不会有问题的吗?你知道出什么事了吗?快给我来公司!”我急忙点头说没问题,我这就去,虽然已经晚上九点多,可是我没什么理由不去,显然,出事了。

  我回头看向林荫,她的脸色还红红的,原本在看着我,见我转头看她,她立刻扭过头去,那娇羞的模样惹人疼惜。

  我说林荫你洗个澡就早点睡,我要去公司一趟,林荫点点头要我路上小心。

  我回房间换了身衣服,拿上手机钱包就出门了。

  路上,我想到刚刚和林荫那一段时间的迷乱,心还砰砰砰直跳。

  任何一个男人在那一瞬间,都会控制不住,更何况我还是一个正常的男人。

  甩甩头,我不在想那么多,将思绪转回手头,徐姐这么生气,那么事情不会小了。

  果然,当我到了公司,我们研发部的人都在,而主管徐敏却不在,同事跟我说徐敏被黄云翔叫道经理室了。

  我听着同事们的交谈也明白出事了,新产品被投诉了,而且还不是少数投诉,这就完全是我们研发部的责任了,想来早就对徐敏有意思却被徐敏一再拒绝的经理黄云翔,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

  没等多久,我就看到徐敏冷着脸回到了办公区,我们一群人都站了起来。

  徐敏开口说道:“接下来一个月,我会暂时去销售部,研发部有事情给我发邮件。

  ”说完,徐敏看向我,说道:“李成阳,这一个月你跟我一起去销售部,暂时做销售工作。

  ”“什么?”我一下愣住了,有点不敢相信我的耳朵。

  刘敏是个大美人,听说已经四十岁了,可是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,岁月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皱纹,反而将她的青涩抹掉,剩下了一身的成熟风韵。

  只是她平日都是一副冷脸,生人勿进的模样让她在公司没有什么朋友,一些想要追求她的男人也被她毫不知委婉的当面拒绝,经理黄云翔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我不知道为什么徐敏要去销售部,更不明白为什么我也要跟着去,她离开时我就跟了出去。

  徐敏显然看出了我的疑惑,就出奇的解释了一下,大体情况就是这次她怀疑不是产品的问题,而是黄云翔对她的刁难,就是想把她挤走。

  毕竟,产品出问题,那么研发部难辞其咎,如果上报到了总公司那边,她多半是要走了,但她不甘心,所以就想去做一个月销售,想跟踪这些消费者的使用态度,看看是不是真的那么不堪。

  我十分理解徐敏的心里,可是,为什么我也要去呢?我问出自己的疑惑,徐敏道:“我一个女人怎么拉下脸卖这东西,当然你卖,我跟着你,还有,给你一天假期处理私事,后天去销售部报道,这一个月不准请假。

  ”我就感觉心里一阵无奈,可是再想说话,徐敏已经走进停车场,我追上去,就只看到她的马六车尾灯。

  独自走在街道上我觉得自己的前途堪忧,不过我倒是觉得徐敏或许是想多了,毕竟,林荫用了那个振动棒就卡住了,说不定真的是产品有问题。

  回到家里看到林荫的房间灯已经关了,我疲惫的洗了澡就早早睡下。

  翌日,我破天荒的睡到了八点半,想着林荫和莹莹应该早就上学走了,我起床就穿着内裤走出房间了。

  可是当我来到客厅,我一下愣住了,就见莹莹竟然穿着睡裙在打扫卫生!“成阳哥你醒了,我去给你端早餐!”莹莹朝我嫣然一笑,扭着纤腰就走进了厨房。

  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,急忙回到房间将睡衣穿上,在走出来,就看到餐桌上摆着两个白白胖胖的大包子,还有一碗绿豆粥,以及两样小咸菜。

  我想到昨晚的事情,尴尬的笑了一下就去洗漱了,出来坐在餐桌旁,莹莹也走了过来,她帮我拿了碗筷,然后坐在我身边的椅子上,笑靥如花的看着我。

  被她这样看着我多少有点不自在,看了一眼没见到林荫,就问她怎么没去学校。

  莹莹说她上午没课,就留下帮我打扫房间了,说今晚林荫还会过来睡。

  她还穿着睡裙,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她胸前白花花的一片,顿时再次想到昨晚我抱着她,她那副诱人的模样了,下面不知不觉就支起了帐篷。

  莹莹仿若未觉,为我将绿豆粥端到面前,然后将上半身都凑过来,说道:“绿豆粥可以去火,成阳哥好像火气很大呀!”我被她调笑本来也没什么,可是我突然感觉什么东西被握住了!林荫和我聊了两句就回房间了,我想要让她帮我关门都没来得及。

  不过此刻我也没有别的时间了,整个脑子都在享受被窝里那只妖精的伺候。

  这种感觉多长时间没经历过了,我都忘了,以前和妻子也没时长这么玩,没想到今天莹莹会带给我这个惊喜。

  我脑袋在外面,手则是在里面摸到了莹莹的胸,我感觉到莹莹只是稍微顿了一下就再次开始了,她的手法很生疏,牙齿偶尔会碰到我,每次都会疼一下,可是我却一点没觉得不舒服。

  相反,这种发自内心的取悦,让我很感动,我看到林荫关上房门后立刻掀开被子让莹莹停下,然后下床快速关好门。

  关上门,我拉过莹莹用力的吻了上去,莹莹被我亲的双颊绯红,闭上眼睛搂住我的脖子,我压住她,不断的亲吻,一直将她吻的快要窒息,我才放开。

  莹莹笑脸羞红,却是笑着看向我,我则是刮了一下她秀气的鼻子,说道:“你这个小白兔要成精吗!”莹莹也是笑了,说大灰狼都成精了,就不许小白兔变妖精吗!我已经彻底忍不了了,我翻身就压在她身上,但想到林荫在隔壁,我又很快下来了,莹莹看我这样,不解的问我怎么了。

  我紧紧抱住她,说道:“这次不行了,我要给你一个完美的第一次,林荫在家,我们都放不开,再找时间,我一定让你快快乐乐的!”莹莹俏脸一下红了,然后将脸贴在我胸口,细弱蚊蝇的说道:“谢谢你成阳哥,我好幸福。

  ”我心里暗道真是个傻丫头,不过我这样也是在难受,虽然不能现在要了她,可是却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来释放。

  我低声道:“刚刚还不错,要不要再试试!”莹莹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反应过来,红着脸妩媚异常的瞪了我一眼,这一眼那种风情真的让我差点该注意现在就吃了她。

  小妮子感觉到我眼神的炙热,急忙钻入被窝,很快,我就再次享受到了莹莹的生疏的特别待遇。

  我眯着眼睛一边享受,一边低声指挥着她,告诉她该怎么做才会让我更舒服,这丫头还真是好,完全按照我说的做,很快就有些驾轻就熟的感觉了。

  自然,我得到的享受也升级了。

  本来享受的好好的,可是林荫又来了,这个妹妹真的让我哭笑不得,她进来都(啊再快点嗯嗯嗯好好爽)不敲门,直接闯进来,然后焦急的问道:“姐夫,你知道莹莹去哪了吗?她衣服都在,人却不见了,我里里外外都找了,她不见了!”我哭笑不得,难道我还能说莹莹大早上不知是的诱惑你姐夫,现在被我压在被窝里调教吗!我只能笑着说道:“莹莹出去了,跟我说了,似乎有点急事,很快就回来,没事,你放心吧。

  ”我以为这么说可以了,但林荫依旧很是着急的说道:“可是她的手机钱包都没带走,她有什么急事呀,不行,我要出去找找!”“小荫……”我没说完话,林荫已经风风火火的离开了,我听到关门的声音,苦笑着再次掀开被子。

  脸色红红的莹莹抬起头,她抬起头看向我,我突然发现莹莹表情不对,急忙道:“怎么了?不喜欢这样做吗?那我们不……”“成阳哥!”莹莹突然扑到我怀里,搂着我低低的哭泣起来。

  我不明所以,急忙安慰,莹莹却说她对不起林荫,她知道林荫喜欢我,但是她也喜欢我,她觉得这是在和最好的朋友争抢,她听到林荫刚刚的话了。

  这让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,小姐妹的事情,却让我夹在了中间,我只能搂着这丫头,轻拍她光洁的后背。

  突然莹莹抬头看向我,那眼神让我心里毛毛的,她说道:“成阳哥,要不,要不你也要了小荫吧,她……”“打住!”我急忙制止她继续说下去,我自己都剪不断理还乱,根本不敢和她说这些。

  如果我真那么禽兽,昨晚我也不会悬崖勒马了,一个电话怎么可能让一个男人在那种情况下停下,我是真的过不了心里那道坎。

  莹莹不说话了,但幽怨的看着我,那表情分明是说在埋怨我为什么不两个都收了,可是,我有苦说不出,如果可以,哪个男人会放弃齐人之福呢。

  我搂过莹莹,转移话题道:“你快起来穿好衣服,然后给林荫打电话,就说你回来了。

  ”莹莹恍然急忙起身,可是她刚下床却停下了,然后脸色一下红了,之后我就看到她无比羞涩的伸手一会挡住上面一会又挡下面,忙的不亦乐乎。

  我看的自然也是不亦乐乎,这美妙香艳的画面,我是百看不腻的。

  她有些慌张的穿内裤,然后将睡裙捂在胸口跑了出去,没一会,我就听到她给林荫打电话的声音。

  我长出一口气,重新躺会床上,感觉这一早上好忙,不过这种忙碌,真的很美妙。

  关好门,我穿上衣服,林荫回来了,我和莹莹也就不可能继续了,何况林荫和莹莹下午要一起离开。

  林荫回来后着急的问莹莹出去干什么了,怎么电话钱包都不带,莹莹结结巴巴的说了个蹩脚的理由,我听着都尴尬,然而,林荫这傻丫头竟然信了。

  我没有笑话她们,相反,我突然为她们能有彼此这样的好朋友开心。

  我重新坐在餐桌旁,看着两个小美女在我身边叽叽喳喳的聊天,感觉生活好幸福。

  粥凉了,不过我依旧喝的很开心。

  感觉到下面慢慢的软了下去,果然,绿豆粥还是要凉着喝的,更去火。

  下午林荫和莹莹去学校了,而我却迎来了一个意外的客人。

  送走两个丫头,我打开电视没看一会,门铃响起,我以为是林荫他们又忘了什么,开门一看,竟然是徐敏!“徐姐,你,你怎么来我这了?”我意外的问道。

  只看徐敏提着一个袋子,里面我一眼就看到了,那是我们公司的新产品,就是林荫用过的那种振动棒。

  徐敏看我穿着睡衣,下面还鼓起一块的样子一愣,出奇的脸红了一下,然后道:“我,我打电话回访了一个顾客,她说感觉,感觉很好。

  ”

异样的感觉让梁婉华立刻有了感觉,她不停的扭动着屁股,本就不长的裙摆很快被她给挤到了腰上,光溜溜的大屁股立马就感受到更多的快感。

  老刘也渐渐意识到不对,身下的感觉慢慢被磨了出来,精力旺盛的他瞬间就有了反应。

  老刘死死的保住头脑里的一丝清明,口中哀求道:“好了,好了,大妹子,咱别闹了,我这做生意的人,你要是这么一闹,以后谁还来租我房子啊。

  ”“唔唔唔……”梁婉华此刻满脸桃红,丰硕的身子瘫软如泥,她想要说话,可是嘴巴却被老刘死死的捂住了。

  “哦哦,你要说话是吧,那我放手,你别闹成不?你要敢喊,我还捂!”“嗯嗯……”梁婉华努力扭过头,一双眼睛眼泪汪汪,憋的不行。

  老刘心中闪过一丝愧疚,但是还是小心翼翼的松开了手。

  轱辘一声!老刘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想要伸手。

  不料,梁婉华被松开以后,急不可耐的翻过身,竟然是直接扑到了床尾。

  没等老刘反应过来,下身被拽的一痛,接着就是一阵温暖的包裹。

  我靠!你咋这么快啊!老刘宁死不从的想要反抗,但是太舒服了啊。

  熟女就是熟女,轻轻一裹就让老刘身子一颤,然后大力一吸。

  “刘哥……唔……舒服吗……唔……”梁婉华满脸通红,撅着光滑的大屁股跪在老王身下,口里含糊不清,一双手掀开老王的上衣,熟练的揩着腹肌的油。

  为了李兰,他一个月都没干过那事了,正是体力旺盛的年纪,他越来越想要妥协了。

  一边是梦中女神,一边却是身体上的极大快感,这叫他心里叫苦不迭。

  “梁婉华,你等等,先……哦……先别弄了……”老刘此刻半坐着,半张着嘴。

  那撅起来的光滑屁股,老刘只需要一伸手就可以在上面肆意的抚摸,可是他终于还是忍住了。

  “啊!呼……怎么了,刘哥。

  ”梁婉华抬起头来,在下面憋了这么久,她也趁着说话的空挡好好缓口气。

  只是刚说完这句话,她就搂住老刘的脖子,然后迈开大腿爬了过来,一手掏向老刘的下身,五根手指迅速贴了上去,扶正以后,大屁股缓缓下坐……“别,别,大妹子!”紧要关头,老刘赶紧伸手一挡。

  “哦……”梁婉华身子一抖,她娇媚的看了一眼老刘,随后俯下身子咬着老刘的耳朵娇嗔道:“老东西,你花样还真多……”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老刘一阵无语,自己明明是想阻止你,“哎,大妹子,说真的,咱不能这样。

  ”“不能这样……是那样啊!你说啊!”随着说话的节奏,梁婉华缓缓的刮蹭着,屁股慢慢上升,然后猛地一拉。

  老王是真的受不了了,本来就憋了一个月,这下子磨磨蹭蹭的搞了十几分钟,更加心痒难耐。

  老刘就是再怎么熬,他也熬不住了。

  小兰,我今天要对不住你了!老刘立刻把手一撤,两手环抱着梁婉华的大屁股,然后猛地朝下一箍……“呀!”就在梁婉华以为自己要彻底吞掉老刘的时候,门外忽然响起一声惊恐的叫声。

  熟悉的声音让老王瞬间一抖,然后猛地一推,将梁婉华从身上给推了下来。

  “小兰,你听我解释!”此刻的小兰瞠目结舌,脸红的一直蔓延到了耳根,她难以置信的盯着老王此刻裸露出来的下身(左手握右手),眼中竟然是荒诞的不确定。

  好粗,好黑,好长……他还是人吗?她足足楞了一分钟,然后少女的害羞让她下意识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,但是她却惊恐的发现,自己的双腿竟然不受控制,她迈不动步子了!而梁婉华也趁这个机会整理好了衣服,其实也就是把挂在腰上的裙摆给拉了下来,挡住了她的大屁股而已。

  随后,走到李兰身前,戏虐一笑:“小妹妹,吓坏了吧?你刘叔本钱可大着呢,你留下好好享受吧,拜拜……”梁婉华被打搅了好事,要说不气那是不可能的,但是她毕竟不是小女孩子了,刚才发生的事情,让她很有自信,自己已经拿下了老刘,虽然被这么不开眼的女大学生给搅黄了,但是她可以下次,下下次……想到这里,她身下的感觉又来了,赶紧夹着屁股小跑起来,她要回去弄自己的那些宝贝,好好的享受一番了。

  “小兰,你先进来好吗,刘叔可以解释的。

  ”自己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,这让老刘不免有些颓丧。

  “不……不了,刘叔,我……我衣服还没洗,我……我先回去了。

  ”李兰此刻心乱如麻,她不是不能接受刘叔找女人,刘叔是个正常男人,这种事情很正常。

  可是,他为什么不关门呢?她真的不明白,刘叔做这事为什么不关门。

  这让自己以后如何面对他?现在自己脑子里全都是那个恶心的东西!就在李兰发觉自己有力气了,可以开始跑路的时候,身后刘叔恳切的声音传来了。

  “对不起,小兰,其实我是被逼的。

  ”李兰顿时愣在原地。

  被逼的?刘叔这么沉稳,大气的人会被人胁迫?她一开始是不信的,但是这一个多月,两人的关系不说亲密无间,但是对于刘叔她真的是很敬佩的,就像刘叔经常说的担心自己一个人在外面照顾不好自己一样,自己又何尝不希望他一切都好呢?“刘叔,您不需要解释的,我也是成年人,我能理解您。

  ”这句话已经是李兰最大的限度了。

  就连老刘都有些诧异,他真的没想到李兰可以轻描淡写的说出这样一句话,即使他能听出来这里面有着很大的勉强。

  李兰最终还是离开了,她跑到房间就把门关的死死的,刚刚洗过澡的她仿佛为了洗干净刚才的污秽,竟然又走进了浴室。

  刚才的一幕不断在脑海里盘旋,刘叔显眼的特征,二人特殊的体位,让她努力想忘却,却只能越想越多,越想心中就有一股冲动。

  那个大家伙让她又产生下午在车里的感觉,两腿忍不住轻轻的夹住,然后又惊恐的分开。

  她也是个女人,一个正常的女人,从成年以后,每月总有几天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可是即使如此,刚才那轻轻夹住的动作就足以抵消所有。

  之所以惊恐,是她发现,这个动作竟然无法抵消心中的异样,不仅如此,她的渴望甚至越来越严重了……就这样,老刘度日如年的等待了三天,很惊喜,他没有等到李兰的退房。

  可是很煎熬,他同样也没等到李兰的身影。

  这三天,她仿佛一直再躲着自己,老王问候的信息不回,偶尔碰面时的招呼也打的很勉强。

  终于就在老王受不了,要去敲门的第三天晚上,他收到了小妮子的微信。

  “呜呜呜,刘叔,我好难过,他们全都欺负我。

  ”小妮子梨花落雨的声音立刻从话筒里传来,老刘脸色一滞。

  “乖,小兰别哭,你说谁欺负你了,刘叔帮你揍他!”敢欺负自己的女人,哪个狗日的这么大胆!可是接下来小妮子的话就让他有些尴尬了。

  “公司里的事情,我总是犯错,经理已经骂了我几次了,同事们也嫌弃我累赘,你说我是不是特笨?”一听这话,老刘不知道怎么接了,原本以为哪个小混混或者不开眼的家伙,谁料小妮子竟然是工作上的烦恼,这让他空有一身力气,却不知道该咋办了。

  想了半天,他也只能道:“乖,小兰不哭哈,刘叔觉得你挺聪明的,公司事情做不好是不熟练,做做就能熟练了。

  ”说到这里,老刘有些沮丧,小妮子找好了公司自己都不知道,看来那件事真的让他们之间有了隔阂。

  “真的吗?刘叔,我聪明吗?”小妮子有了精神。

  老刘趁热打铁:“对呀,别的不敢说,就说你学车吧,我这辈子都没见过像你学的这么快的人!”电话那边,李兰哭花了脸忽然破涕一笑:“嘿嘿,学车快算什么本事啊,而且我好想还没学会呢。

  ”老刘一听机会来了!“那你继续跟刘叔学啊,早点学会不是多一个技能么,你看现在年轻人哪个不会开车啊,你学会了,到时候考试轻松通过,这不是节省时间么。

  ”李兰一听不由点点头,但是还是有些为难:“可是,我最近都要上班,没时间学怎么办?”“现在才七点,也不算晚,要不刘叔开车带你去学个两小时?”一想到又能跟小妮子见面了,老刘顿时心跳加速。

  虽然只是十几秒的时间,但是老刘真的觉得度日如年,终于李兰的回复来了,虽然只是两个字,但是差点让老刘激动的跳上房顶!“好吧。

  ”“十分钟后,楼下等你!”盛夏的晚风带着些许温热,让内心激动的老刘更加焦灼。

  “怎么不开空调呀?”李兰下了楼,一身简单干练的职业裙透露着这位职场新秀的锐气,她熟练的打开副驾驶的门,晚风浮动,一阵芬芳吹了过来。

  轻盈的长腿跨进车内,犹如几日的奔波,竟然没有原先那般雪白,不过却多了些健康活力的气息。

  小妮子有些不一样了,重来不施粉黛的她,竟然还画了淡妆,原本秀丽的俏脸多了几分精致。

  小巧的玉鼻显得更加可爱,那微微并拢的双唇散发着性感的气息,如果说三天前的小妮子还有着几分青涩的稚嫩,那此刻的她已经完美到无可挑剔了。

  黛眉如绣,睫毛弯长,一眨一眨的大眼睛无时无刻不透漏着灵动的气息。

  只是简单的开门进车,老刘不由的有些呆了,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到,这样的李兰走在大街上会得到怎么样爆表的回头率,他第一次不再以一个女孩的眼光看待李兰,这一刻她成了自己最钟意的女人。

  汽车启动,挂挡,上路,二人之间沉默的一句话都没有。

  李兰因为尴尬,而老刘则是因为激动。

  “谢谢你,刘叔,你真好。

  ”李兰一直都是个乖巧有礼貌的孩子,此刻主动说话也不算意外。

  但是老刘一愣,他仿佛昔日那个和自己亲密无间的女孩又回来了,哈哈大笑,虽然没有接话,但是李兰身上的处女清香还是让他一阵情迷。

  李兰小脸微红,她不知道刘叔为什么忽然笑,但是很快她就小脸通红。

  “我……我其实也不像这么穿,可是……”“没事儿,没事儿,很漂亮,漂亮的都市丽人!”老刘赶紧打断李兰的话,生怕她误会自己的意思。

  “真的吗?”李兰脸上一喜,如果没有那天那档子事情,其实这套衣服她原本是想穿给刘叔看的,没想到他竟然也喜欢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6401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1006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893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6027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5107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2980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7225.html

https://www.personalized-rubber-bracelets-cheap.com/twe.aspx?1772.html